邻家美妇

3. 一个亿的要价

住家野狼2016-9-21 0:24:31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命运转轮

    第3节 一个亿的要价

    在赌场,再多的钱也可以输光。

    他的钱输得都差不多了。

    赵姨突然接到了老王的电话。

    老王,你去哪里了?赵姨问他。

    躲了起来,夫人,我有事找你。老王电话里说。

    哦,什么事?赵姨已经猜到了他可能是要钱的。

    夫人,我想跑路,给我一个亿。老王狮子大开口。

    什么?老王,我为什么要给你钱?赵姨很生气,气的脖子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

    为什么?如果不是为你办事,我用得找跑路?老王说。

    郊外的腐尸案是不是你做的?赵姨问。

    不错,人是我杀的。老王承认了。

    你为什么要杀他。

    哼,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好。免得他日后再敲诈你。老王说得冠冕堂皇。

    赵姨当然想到他是因为独吞钱才下狠手的。

    老王,我以前一直没亏待你。如今你还想敲诈我,你心也太狠了。

    你的心也一样狠,连小孩子也不放过。老王反驳着。

    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了,总之钱没有。赵姨很生气了。

    如果我拿不到钱,我也不会让你好受。老王威胁着。

    你要怎样就怎样吧。反正一切犯法的事都是你做的,跟我无关。赵姨挂了电话。

    你奶奶的,翻脸就不认人了。老王气得把电话都扔了……

    阿妮周末去周冲家看果果。

    恰好王希去干嗲家了。

    干嗲知道她怀孕了,很高兴,特意叫她过去吃饭。

    周冲不想见干嗲,就没有一起去,王希也没有勉强他,就由兰姐陪着她去了干嗲家。

    周冲带着阿妮、果果去一家常菜餐馆聚餐。

    进餐馆的时候,三人靠得很近,如同亲密的一家三口,令人好不艳羡。

    周冲闻到了阿妮身上的那一股淡淡的体香。

    三个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阿妮同果果坐在一边,周冲坐在另一边。

    服务员拿来菜单。

    周冲似乎对这里很熟悉,连菜单都没有去看,只是睁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阿妮,毫不避讳,倒是盯得阿妮眼神恍惚,不知道看哪里是好。

    这里的红烧鲫鱼,煮的特别好吃,来一个吧。还有,这里的肉末茄子也不错!周冲介绍着。

    嗯,嗯。阿妮随意翻了翻菜单,还是你来点吧!看来你经常在这里吃饭!

    你先点,我再补充。

    看着对面的她,他越看越喜欢。

    她纯洁的就像是蓝天上的白云,没有被都市浮华侵染。

    跟她在一起,他能体会到一种恋爱的滋味。

    叔叔,你为什么老是看着我妈妈?果果突然问。

    这让阿妮、周冲都怔了一下。

    你妈妈好看嘛。周冲笑着说。

    阿妮脸上绯红,对着果果说:果果,叔叔是看妈妈后面的美女。

    哦。果果转过头,发现后面有几个女的服务员。

    她们有妈妈好看吗?果果不解地问。

    呵呵。阿妮同周冲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掩嘴轻笑,咯咯清脆的笑声,令人侧耳。

    他呵呵笑着,半眯的双眼……

    点完菜后,服务员问:先生,要喝点酒吗?

    要不要来瓶红酒。周冲含情脉脉地看着阿妮。

    我就不喝了。阿妮被他看着脸红红的。

    那来瓶小糊涂吧,难得糊涂。周冲话中有话。

    还是少喝点酒好。阿妮笑了笑。

    叔叔,我能喝酒吗?果果问。

    小孩子,不能喝酒。阿妮对果果说。

    哦。果果嘟起了嘴。

    先生你的酒。服务员揭开酒瓶盖之后,周冲忙伸手抓过来,狠狠灌了一口。

    菜陆续上来。

    三个开始吃饭,周冲、阿妮边吃边闲聊起来。

    闲聊中,漫不经心的周冲,甚至都不知道阿妮在说什么,他喝了几口酒,双眼就变得扑朔迷离,看着阿妮那一对傲人的双峰,周冲真想撕开她的衣服,将脸颊深深埋入其中,更想吃吃……

    说真的,自从王希怀孕后,他就已经很久没那个了。

    虽然他平时有变态的嗜好,但都没有做那个,要是能跟嫂嫂……

    真是酒后乱性,周冲思想开始龌龊起来。

    三人吃完饭后,三人回到周冲家中。

    周冲喝了点酒,满脸通红。

    阿妮给周冲泡了一杯茶。

    周冲色迷迷地看着她。

    早点休息吧。阿妮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好的。周冲端着茶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果果洗完澡后,有些劳累,早早就在房间睡觉了。

    阿妮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王希同兰姐还没有回来。

    周冲躺在床上,满脑都是阿妮的身影。

    他的**已经渐渐激起,于是他起了床。

    看到阿妮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剧。

    你不休息啦?听到响起,阿妮站了起来,看到是周冲,她又继续看电视。

    嫂子。周冲忽然从后面抱住了她。

    阿冲,你!阿妮砰砰直跳的心脏,像是受惊的小鹿,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还没等她说完,他突然就转到她的身前,直接就吻了过去。

    四唇相对,软绵绵的厚嘴唇,湿湿的,温温的,粘粘的。

    阿妮脑中一片空白,像是被电击了一般。

    她挣扎了一下,无奈他紧紧抱着她,让她动弹不得,肥厚的舌头,粗暴的撬开她的牙关,以强硬的方式,侵占而入。

    他的舌头挑逗着她的香舌,与她纠缠一块。

    说真的,这一刻,阿妮真是懵了,迷失了。

    周冲抱起她,压倒在沙发上。

    不要,周冲,不要,我是你嫂。阿妮这下清醒了,如果自己再不加制止,后果将很严重。

    周冲没有理会阿妮,他压了上来,左手勾着她的脑袋,将她轻轻放到沙发上。

    右手,则肆意的按在她的胸口上,转着圈的揉捏。

    阿妮本能的想要推开周冲的侵犯,但此时的周冲已经冲晕了头脑。

    啪啪阿妮挥起手两记重重地耳光打在周冲的脸。

    周冲一下子就清醒了。

    阿妮推开他,跑进了房间里。

    阿妮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心情十分的矛盾。

    周冲也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脑里一片空白。

    **就像魔鬼,他发现他越来越难控制自己了。

    王希同兰姐回来的时候,周冲还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老公,怎么了?王希问。

    周冲才回过神来,在想公司的事。

    哦,嫂子呢?王希接着问。

    吃过饭后,她累了,同果果一起睡觉了。

    哦王希不再追问他,只是感觉他怪怪的。

    ……

    同样受**困扰的还有吴健鸣。

    他带着新的女秘书去了一处豪宅里,那里有一个游泳池。

    本来女秘书还扭捏着不肯跟他前往的,他掏出钱塞进她口袋后,她就同意了。

    对于这种为钱卖身的女人,他从骨子里是鄙视的。

    这样他不自主就想起了阿妮。

    他在池中游着,她穿着浴袍来到了池边。

    下来嘛。他叫着。

    嗯,我怕水。她扭捏着。

    她不主动,他可等不及,也不顾她身上还穿着浴袍,伸手一把将她拉下水池。

    吓得她惊声尖叫,趴在他怀里,感受着他身上狂躁的男人气息,她的脑袋垂的更低了。

    被水打湿的浴袍,紧紧裹着娇躯,胸前凸起两个粉红色的**。

    他迫不及待撩开她额前的发丝,捧着她细小的脑袋,肥厚的嘴唇直压了下来。

    他粗鲁的撬开欢欢贝齿,贪婪的舌尖,在她温润的嘴唇里四处游动。

    她本能的抗拒,想要推开,却被他死死的抱着。

    无奈之下,她只能用香软的舌头,抵御男人的侵袭,两条游斗的舌尖很快缠绕一起。

    他胯下硬邦邦的东东,顶着她小腹,他什么都没穿,而她也只是穿了一件浴袍而已,里面甚至连内衣都没有。

    他一手捧着她后脑勺,尽情的吸吮着她嘴里的液体,一手则撩拨开她的浴袍。

    粗糙的手臂顺着平坦的腹部,直往萋萋芳草下面摸去。

    水花四溅。

    她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毛细血管,全部变得敏感起来。

    他那双充满了魔性的手掌,触碰到哪儿,就好像电击一般,皮肤上都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了。

    她勾着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侵犯。

    吻到几近窒息,他这才松开她,咬着她的嘴唇,抬起她尖细的下巴,整个都含嘴里。

    她仍闭着双眼,眼皮颤动,修长卷曲的睫毛更是抖的厉害,她很紧张,又似乎很期待。

    她仰起头,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酥软的娇躯紧紧贴着他缓缓移动,摩挲着让两人的肌肤贴的更加紧密。

    他的舌功不错,顺着她的脖子一直往下舔,他攀登上高峰,灵巧的舌尖,绕着红晕不停的转着圈圈。

    急的她都忍不住,挺着胸脯,抱着他后脑勺,直往豆豆上摁。

    他只是轻微的伸出舌头一挑,对着粉嘟嘟的豆豆哈气。

    她就忍不住浑身颤栗,这种奇妙的快感,爽的她四肢发软,浑身乏力。

    激昂的欢叫声中,她性感妖艳的娇躯阵阵蠕动,无力的瘫倒在他怀中。

    好舒服!她脸上红晕更胜,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细小的脑袋,枕在他的肩上。

    看着怀中娇滴滴的尤物,他心中激荡汹涌,揽着她纤细的腰肢,

    他让她趴在岸边,翘起丰臀,两人就这样干上了。

    欢快的水声伴着她扣人心魂的哼哼声,回荡在整个空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