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7.再次遇袭

住家野狼2016-9-21 0:22:50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低谷

    第37节再次遇袭

    要我载你一程吗?张岚问他。

    我想要的。周冲跳上了张岚的车。

    车上,周冲看了看张岚,刚生完孩子,她的身材还有些臃肿。

    不过她的胸器还是有的。

    他咽了咽口水,立即抬起手心,一把就伸到那浑圆上面。

    此时的张岚不禁身体颤抖了一下,毕竟现在是在车上,她双手正摸着方向盘。

    你不要这么色呀,在开车呢?张岚骂了他一句。

    周冲邪笑了一下,把手放下。

    bb女是不是我的?周冲问。

    你怎么这样问?张岚反问他。

    嘻嘻,感觉。他笑着。

    去你的。张岚白了他一眼,也没明确告诉他。

    张岚把周冲送回了他家,才开车然后离开。

    张岚挺好的。周冲咽了咽口水。

    ……

    文文,我在楼下等你。杨伟打电话给文文。

    文文吃了一惊,你怎么过来了?

    我想你了嘛。杨伟嘻笑着。

    挂了电话后,文文在办公室上矛盾极了,因为干嗲已经同她约好,过来接她。

    怎么办?怎么办?文文有些慌乱了。

    上一次,她上了干嗲的车,杨伟就生气了一次。

    如果这一次又是这样,杨伟估计就真发飙了。

    杨伟捧着一大束鲜花走下车,这次他是来求婚的,他的裤袋里已经放着一个戒子盒,里面是一颗钻戒。

    然后他很快就发现了老曾的那辆小车。

    老曾坐在车上也是等文文的,他看到杨伟后,也下了车。

    怎么,又来接我干女儿了?老曾看着他手上的花,笑了笑。

    我要同文文结婚了。杨伟不是太想理他,无奈他是文文的干嗲,所以就同他说一声。

    呵呵,结婚?我家文文同意了?老曾故作惊讶地问。

    她会同意的。杨伟不想理他,看了看表,又望了望高高耸立的电视台大厦。

    老曾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年轻人还不懂得什么叫结婚呀。

    文文最终还是极不情愿地下了楼。

    文文!杨伟很兴奋,捧着鲜花跑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向文文冲了过去。

    当车辆朝她飞奔过来的时候,她彻底傻眼了,脚像生根似地,直愣愣地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所幸并没在撞她,而是急速停在了她身边。

    车门立马打开,一个蒙面男,一下子把扯到车里。

    文文!在这一过程中,杨伟是往文文冲去的。

    只是啪的一声,一辆麽托车飞了过来,他反应迅速,才没让麽托车撞个正着,但也被扯倒在地,还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鲜花洒了一地。

    杨伟挣扎想爬起来时,却发现右脚动不了,头上湿湿的,一摸,全是血。

    而这时那辆面包车同麽托车已经飞奔而去。

    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

    在场惊呆的还有老曾。

    看着干女儿被劫持走,他才回过神,立马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有人敢动他老曾的女人,他很生气。

    老曾不是报警,而是打给他黑道、白道上认识的朋友。

    那是一辆没有车牌号的白色面包车。

    文文!杨伟也拿出手机,他报了警。

    这时电视台上面的工作人员都冲了出来。

    电视台的记者立即进行现场探查和对目击证人询问,真不愧是搞新闻的。

    一会警笛声由远而近,警车、救护车陆续到达。杨伟被救护车接走。

    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中,竟然有歹徒公然劫持了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人。

    警方沿着嫌疑人驾驶车子逃逸的方向追去……

    杨伟被撞,冷海城得知消息后也赶到了医院。

    文文不知怎么样了……杨伟躺在病床上很着急地说,不知凶手抓到了吗?

    冷总安慰道:暂时还没有,不过警方已经通过电子眼对那辆车进行全程跟踪了,放心吧,他跑不掉的。

    冷总也派出黑道的朋友去追查劫持人的底细。

    警察通过大街小巷的电子眼,找到了那辆面包车,但嫌疑人已经逃跑了,文文也被他们带走了。

    ……

    绑架事件是阿明吩咐手下去做的。

    他实在咽不了这口气。

    他要报复文文。

    ……

    美女主持被劫持事件立马引起不小轰动。

    电视台、报社和网络媒体争相跟踪报道。

    鬼手百无聊赖之下,用电视机的遥控板打开电视机,翻看起了一个个电视频道,观看那些无聊的电视节目。

    电视台正在播报午间新闻。

    漂亮的女记者,坐在演播室里,字正腔圆地报道说:

    今天下午,我市电视台楼下发生了一起恶性劫持事件,下面是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

    几名蒙面歹徒驾驶一辆白色面包车,我门电视台门口前面的停车场劫持了财经频道的主持人,然后驾车逃逸,尚不知劫匪的动机,此案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本台将陆续对本案做跟踪报道……

    电视画面上,显示了电视台门口的摄像头拍摄到的情景。

    鬼手怔了一下。莫非阿明做的?

    ……

    酒店房间里,文文呆呆地看着面前不戴面具的阿明。

    你是?文文并不认识阿明。

    高瘦黧黑的阿明紧紧盯着她。

    她穿着白色的套裙是那样的高贵美丽动人。

    文文刚刚想站起来,就被已经进入情迷中的他一把就按压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抓了过来,撕扯她身上的衣物。

    你要做什么?她异常地惊恐。

    她的山峰握在他的手心里,那一种酥爽的感觉顿时传遍了他的大脑神经。

    因为激动,此时的他已经背已经湿透了,额头上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滴。

    要做什么?要狠狠地干死你。他骂道,他的手肆意地摸她,摸向了她的森林地带。

    不要呀。她挣扎着。

    他感觉女人越来越湿润了,嘴角扬起微笑。

    他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她十分的紧张,拼命的挣扎。

    她都快绝望了。

    奇怪的是,他虽然脱下了裤子,也压向她。

    但她却没有感受到硬绑绑的东西侵入自己体内。

    她睁开眼,发现他满脸是汗,而他上身的衣服也被汗水侵湿了。

    他像头发疯的公牛,拼命扭动的屁股压向她。

    但她明显感觉到他那东东软弱无力。

    她突然明白原来他是痿的!

    贱人,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变成这样。他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

    我?她怔怔地看着他,突然想起上次被袭击的事。

    原来他就是上次袭击自己的那个人,那个被自己抓爆睾丸的歹徒。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阿明,是不是你干的?劫持了女主持人。鬼手打来的电话,质问地语气。

    是我干的!阿明咬着牙齿。

    你赶快离开这里。收到消息称,现在黑白道都在查这件事,迟早暴露的,快逃。鬼手下了命令。

    挂了电话,阿明狠狠地看着文文说:就算逃,老子也要先做了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