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7.重回酒吧

住家野狼2016-9-21 0:18:37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低谷

    第27节重回酒吧

    不能再在鼎盛待下去了。

    吴经理已经在打她的主意。

    她心乱如麻,递了辞职信,提着行李离开了公司,乘坐进城的公交车来到繁华的街道上。

    一个人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四处流浪的乞丐,无法找到一个安身之地。

    本来在鼎盛工作也挺好的,工资高,工作量又不算大,要不是为了躲避吴经理,她还真舍不得辞职。

    唉,有得有失。或者这就是命吧。

    她联系到了以前酒吧工作的老板。

    晚上十点来上班吧!老板对她说。

    好的,

    天色已晚,阿妮在酒吧附近暂时找了一个廉价的旅馆住下来。

    老板娘热情地问:姑娘,住房吗?

    帮我开个单间吧!

    那把你的证件拿出来登记吧。

    阿妮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交到老板娘手里。

    缴纳住房押金,办完登记手续后,老板娘安排她住在十楼一间屋子里。

    这是一家公寓式的家庭旅馆,环境还不错,里面设施比较齐全,配置有电话、电视、空调和卫生间等,透过明镜的玻璃窗,还可以看见城市的景色。

    进屋后,她觉得相当困乏,刚放下行李,就将空调打开。

    为了不让吴经理来电话骚扰,她关掉了手机。

    她去卫生间做了简单的洗漱,便一头扎在床上,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又恶梦了,满天的火光!

    她一个人在火光四周四处奔跑。

    老公,老公。她呼叫着。

    老婆,老婆。火堆中有声音在呼唤着她。

    她惊恐地望了过去。

    只见周强全身是火,正在火堆中看着她……

    啊!她惊叫一声,从恶梦中醒来,翻身起床,却发现自己满头大汗,身上那件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一束粉红色的光线,透过玻璃窗射了进屋,撒落在这间单人房里,她急忙打开放灯,打开手机,发现已经是晚上十点十分了。

    糟糕,我忘记去酒吧上班了。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想:第一天上班,就要迟到,影响多不好。

    阿妮匆匆赶到酒吧,幸亏旅馆离酒吧也近。

    换好衣服出来。

    已经多年来没穿这种制服装,觉得它挺暴露的,她有些不习惯了。

    裙裤很短,胸领很低。

    这种着装总会引来那些好色男人的目光的。

    阿妮,把酒送到9号包厢。经理把一张酒水单递给她。

    好的。

    阿妮看了看酒单,路易十六一支。

    她拿着酒来到了9号包厢。

    敲了敲门,推门而进。

    没想到光头张同刀疤脸正坐在里面。

    咦,周冲的嫂子!光头张一眼就认出了她正是周冲的大嫂。

    那个美丽的少妇。

    哦,你是张岚的老公?阿妮怔了一下,对他有点印象。

    呵呵,是呀,我姓张。光头张主动伸出了手,要同她握手。

    她礼貌地与他握了握手。

    她的小手真是柔软,软如无骨,还暖乎乎地。

    他有些眷恋她的手,但这种情况肯定不能长久握下去,有意无意地用大拇指在她手背上划了一下,然后就自然地收回了手。

    张先生,喝杯茶先。她微笑说,弯下腰给他倒了一杯茶,就在她弓腰坐下去的那一刹那间,

    他看到她洁白文胸里那两团白嫩柔软的雪峰,娇嫩欲滴。

    阿妮也发现自己走光了,赶紧站直了身体,脸上有些微红。

    张先生,需要现在将酒瓶打开吗?阿妮问。

    嫂子,来,坐在这里,我们一起喝。光头张嘻笑着,语气中露出了几分轻薄。

    对不起,上班期间,我不能陪酒的。阿妮将酒打开,倒在了一个乘酒罐里,再给两人各倒了一杯酒。

    这时房间门又被推开,走进了一个人。

    走进来的人正是周冲。

    嫂子!周冲看到阿妮很是惊讶。

    没料到在这里被周冲看到,阿妮很尴尬。

    你不是在鼎盛上班吗?怎么?周冲问。

    我辞职了。阿妮红着脸说。

    为什么辞职了?周冲追问着。

    阿妮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把吴健鸣侵犯她的事在这里说出来吧。

    我改天再告诉你。现在工作先。阿妮给他也倒了一杯酒,然后就退了出去。

    走出了包间门,她苦笑了一下。

    辞职了?周冲觉得其中肯定有缘由。

    他给鼎盛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询问情况。

    朋友说,不是很清楚,反正阿妮今天回到公司就递了辞职信。

    另外朋友还告诉他,最近公司有流言,说阿妮同吴健鸣关系走得很近,为此露露还专门同阿妮谈判,可能跟这事有关吧。

    挂了电话后,周冲满脑子想到的都是嫂子。

    怎么了,喝酒呀!光头张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来。

    周冲拿起酒杯同他碰了碰,一饮而尽。

    你还守住那破公司呀?兄弟,放弃吧,没前途的了。光头张调侃着。

    唉,我也想放弃了,只是王希不肯让它破产。周冲摇了摇头。

    你这气(妻)管炎,大男人还被一个女人管住。光头张嘲笑着他。

    周冲苦笑了一下。

    这时酒店妈咪带了一群穿着性感暴露的小姐进来。

    各位老板,挑选一个小姐陪酒吧。妈咪笑着说。

    我要个波大的。光头张眯着三角眼,先选了一个。

    小姐一坐在他身旁,立马被他拦腰搂住。

    真是猴急。

    周冲同刀疤脸相视一笑,然后也各选了一个。

    ……

    周冲深夜回家,带着一身的酒气。

    又去喝酒!王希数落了他几句。

    周冲也不反驳,他有些伤心地告诉王希,阿妮在酒吧工作了。

    在酒吧了?不是在鼎盛吗?王希吃了一惊。

    周冲把今天打探到的事告诉了王希。

    又是因为**新闻。王希叹了一口气。

    对于周强的死,王希、周冲一直很内疚。

    如果当时不是一时找童童的话,或许周强就不会死于火灾中。

    老公让嫂子到我们公司上班吧。王希提议。

    我们公司?周冲苦笑一下,我们公司都要破产了,现在工资都发不出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