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6. 强行侵犯

住家野狼2016-9-21 0:18:11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低谷

    第26节 强行侵犯

    阿妮,我们还是先一起吃顿饭吧?坐上了车后,吴健鸣提议。

    能得到吴健鸣的爱慕,阿妮也是有些高兴的。

    吴健鸣留给她的印象也不算差,工作的时候,他也对她百般照顾,如果他不是有了老婆,她也是会动心的。

    那好吧,谢谢了。阿妮对她微笑了一下。

    她的微笑,把女人的妩媚都显露出来了。

    而吴健鸣正是被她这种感觉给征服的。

    吴健鸣发动了车子,往江边的方向驶去。

    那里有一栋30层的高楼,上面有一个旋转餐厅,在那里吃饭可以欣赏到省城的夜色和沿江的夜景。

    两人穿过宾馆大厅,步入电梯,来到旋转餐厅时,漂亮的阿妮和斯斯文文的吴健鸣走在一起相当般配,许多人投入了敬羡的目光。

    二人对坐在高雅的旋转餐厅,到处是一片灯的海洋。

    吴健鸣含情脉脉,双眸凝视,传递了浓浓的爱意。

    已经多次同吴健鸣一起就餐,欣赏着他的风流倜傥,享受着的热情款待,阿妮感到无比温馨。

    不过他毕竟是有妇之夫,她很矛盾。

    从餐厅下来的时候,已是夜色阑珊了。

    繁华街道上,到处是灯光闪耀。

    阿妮,我们去散步吧。

    阿妮抿嘴一笑:好的,你话事啦。

    那我们就去江边看夜景啦。吴健鸣提议。

    于是他们沿着江滨大道漫步。

    粉红色的路灯映射出他们颀长的影子,两人靠得很近。

    她浑圆的臀部随着走路的姿势左右摇摆,令人无限遐思。

    一丝凉风拂面而来,她的齐肩发开始飘舞。

    她无意地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回眸一笑,圆脸上那个小酒窝绽放出迷人的光彩。

    哇,太美了,太妩媚了。吴健鸣怦然心动。

    他们并肩走到一起,四目相接,吴健鸣心头狂跳,惊鸿一瞥间,阿妮几束秀发半遮的脸已经变得绯红。

    然后他就牵住了她的手,她挣扎了一下,他没放松,她就不再挣扎了。

    走了很长一段路,他们在江边的一块石栏杆上坐下来,尽情欣赏沿江两岸的夜景。

    他用手扯了扯,阿妮犹豫一下,靠在了他的肩上。

    自从丈夫离去后,她就失去了精神支柱。

    层层叠叠的建筑物倒影在清澈的江水中,江面上波光粼粼。

    吴健鸣很想轻拥她的细腰,可是发现阿妮望着江水却在沉思起来。

    她一定又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了。

    他靠在她耳朵轻声问:阿妮,你在想什么?

    阿妮突然回过神来,回答说:没……没想什么……

    他轻拥着她的细腰,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同自己丈夫恋爱时的情景。

    她闭上了眼睛,回忆起了恋爱生活中的浪漫与激情。

    阿妮,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吴健鸣靠在了她的耳边,他的手轻抒着她的耳垂。

    这种挑逗的动作,她当然懂。

    不过此时寂寞的她,也就由他了。

    说吧!什么问题呢?她小声问。

    做我女朋吧。吴健鸣提出。

    阿妮坐直了身体,看着他一会。

    做我女朋吧。吴健鸣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送我回家吧。她没有正面回答他。

    嗯。

    吴健鸣把她送回家。

    谢谢你。在她家的楼下,她刚开口说谢谢,他突然往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她怔了一下,迅速奔上了楼。

    ……

    回到家中,看着冷清的家,她叹了口气,然后就去洗澡。

    在她洗澡的过程中,她放在袋子中的手机响个不停。

    洗完澡后,她换上了一条睡裙出来。

    打开袋子,拿出手机,发现五六个未接电话,全是吴健鸣打来的。

    她正要回拨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

    谁呢?她在门口叫了一声。

    阿妮,是我。吴健鸣的声音。

    你怎么还没回家?她吃了一惊,打开门。

    吴健鸣走了进来,呆呆地看着她。

    因为一副曲线美的身体和丰满的臀部,若隐若现地显露在她那薄如蝉翼的睡裙下。

    吴健鸣立马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看着她美妙绝伦的身体,吴经理吞了吞口水。

    吴健鸣在她楼下站了一会,实在不愿意就此离去,所以他又走了上来。

    你怎么上来了?阿妮问。

    我喜欢你。吴经理色迷迷地看着她。

    阿妮低下了头。

    他突然间双手将她抱住,顺势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阿妮拼命挣扎,说:吴经理,不可以的。你是有家庭的人了。

    此时的吴健鸣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强吻着她的身体,双手也上下抚摸着她的各个部位。

    阿妮根本没想到平时斯斯文文的他,竟然变成了野兽一般。

    阿鸣,不要,不可以。阿妮挣扎着。

    吴健鸣的大手抓住她完美修长的双腿,用力向外一扳。

    她白皙健美的双腿就这么被张到了极限,她那大开的双腿虽然尝试夹起来,但又怎么敌得过他那有力的手臂呢?

    吴经理用贪婪的目光,凝视着她用粉红色蕾丝底裤包覆着的下体,爱不释手地在她洁白的大腿上抚弄。

    阿妮顿时觉得羞愧欲绝,无助地瞪大眼睛,双手死死地护着自己的内裤。

    阿鸣,不行,我来那个了。阿妮说了谎。

    哦。她一副诚实的样子,让他相信了。

    他停止了进一步的侵犯。

    阿妮挣脱他,立马跑进房间,关紧了门。

    吴经理,你先回去吧。阿妮在房间里隔着门喊。

    好的。吴健鸣平静了一会,悻悻地离开了阿妮家,出门时顺带把她家的门给关了。

    确定他离开后,阿妮总算松了口气,她无力地瘫坐在地面上。

    抱头哭了起来。

    平日里,看见那些情人缠绵在一起,每天下班后,一个人关在自己房间里,不免有些寂寞和孤独。

    她经常是夜不能寐、彻夜难眠。

    吴经理的出现的确让她一度找到了依靠。

    开始的时候,阿妮的确对这种生活充满了期望。

    然后当他强行要以自己发生关系时,她突然清醒了。

    他是有妇之夫,他不是真心喜欢自己的,除了**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