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4.生忌

住家野狼2016-9-21 0:17:21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低谷

    第24节生忌

    阿妮如约来到了山庄。

    她上身仍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则换了一件花格子超短裙。

    阿妮在橱柜里挑了半天衣服,感觉哪一件,都不太适合。

    她怕穿得太暴露,又不想太保守了。

    他脑袋里,尽是吴健鸣的身影,想着晚上见面的场景,会不会发生什么呢?

    见面后,吴健鸣带着她进了一个包间。

    包间里,服务员给两人捧上两杯咖啡,几碟精致的点心。

    吴健鸣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阿妮的皮肤很白嫩。

    吴健鸣坐在了阿妮的身边,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阿妮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气,清香怡人。

    阿鸣。她有些羞涩,但没有将他的拿开。

    他趁机栖身贴在她的耳朵边,轻声道:阿妮,你很漂亮!

    听着他的赞美,闻着他身上散发着的阳刚气息,她反而有些心猿意马了,脸上飘过几朵绯红的云彩。

    她偷偷瞟向包间外,包间的房门中间安装了一块透明的大玻璃。

    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外面的情况。

    坐在他的身边的阿妮,垂着头,很是娇羞。

    跟吴健鸣在一起,似乎有一种偷情的感觉,有那么点害羞,也有那么点刺激。

    看着眼前羞涩的她,吴健鸣有些情不自禁,深情款款的盯着她,俯下身,捧着她的脸。

    她弯弯的睫毛也跳的厉害。

    或许她心里有些紧张,或许也有些期待。

    在脑中,阿妮已经想过很多次,吴健鸣很可能会亲吻自己。

    但没想到,这一幕,会来的这么快。

    吴经理。阿妮还是躲开了,

    可惜了,吴经理心里叹了口气,不过也不强迫她。

    反正,阿妮迟早会是自己的女人。

    也不急在这一时。

    ……

    送走阿妮后,吴经理又开车折回了山庄。

    吴经理,你怎么又回来了?接待小碧好奇地问。

    我回来看你嘛。吴健鸣,栖身贴了上来,在她的耳边轻轻咬了一口。

    吴经理,你想我为你做什么呢?小碧低下了头。

    我在房间等你。

    哦。

    吴健鸣在山庄开了一间房。

    他躺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烟,吞云吐雾。

    过了二十分钟,小碧来了。

    这些生活费是你的。吴健鸣从钱包掏出一叠人民币放在了桌面上。

    吴经理,你真好人!小碧妩媚的坐在吴经理身旁,修长的手臂,搭在他的胸部,轻轻的抚摸着。

    吴健鸣坐了起来,抱着小碧,伸手在她胸口上摸了一把。

    凑着脑袋,盯着她领口处,他的手指捏着领口,缓缓剥开,里面的春色,一点点的展现在他眼前。

    好大!

    她的双峰,坚挺,圆滑,富有弹性。

    嗯!他将她轻轻推倒在沙发上,埋头趴在她高挺的双峰间,贪婪的,深深的吸吮起来。

    他的吻让她兴奋不已。

    她深情款款的盯着他,被他弄的凌乱不堪的衣服,缓缓褪在一边。

    那胸前那一对硕大的雪白,跳了出来,上下抖动。

    他呆愣在原地,双眼泛着异光,死死盯着她的上半身,盯着她的双峰。

    吴经理,我们去洗个澡先吧。她娇滴滴地说着。

    他抱着她走进浴室,把她放进了浴缸里。

    他调了水温,温暖的水慢慢的淋在她的身上。

    那一点点的汗珠儿,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盈盈荧光。

    吴经理,你也进来呀。她拉着他的手。

    宝贝,我果然没看错人。吴健鸣很高兴,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

    然后也走进了浴缸里。

    两个人的浴缸,他栖身贴了上去,左手环在她的腰部,将她紧紧揽入怀中。

    **的右手搭在她柔顺的发丝上,捧着她饱满的脸蛋,深情的吻了起来。

    脸颊、耳垂,额头,鼻尖,脖子……每一寸肌肤,都被他的舌尖肆意地侵犯着。

    在亲吻的过程中,他那一双粗糙的手,攀爬在双峰上,揉捏,搓弹。

    嗯啊……唔!而她瘫软在他怀中,柔软无力,情不自禁地发出哼声。

    吴经理,我以为你今晚陪那位靓女呢?她提到了阿妮,有些吃醋的样子。

    我下次也会这样对她。吴经理把她想象成阿妮,他下体的坚硬从后面侵入了她的身体。

    ……

    小洁的生忌。

    杨伟去了墓地。

    小洁安然地躺在公墓的一块石碑下,石碑上面刻有爱妻王小洁之墓的字样。

    他来到她的墓碑前,摆放了一束绚丽的鲜花。

    拿出三根烟,吸了一口,放在墓碑前。

    杨伟扶着墓碑。

    小洁,我来看你了。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好你,照顾好你,才使你过早离去……杨伟话还没说完,他就双眼湿润了。

    他用手抹了抹泪水,接着说:本来有了杨捷的消息,可是他又失踪了。我会尽我所能找到他的。

    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流落他乡,不知所踪,他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杨伟也不知自己在小洁墓前坐了多久,反正他已经泪流满面了,他抬起头来,却发现王希站在自己身后,惊讶地问:王希,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王希眼中也是泛着泪光。

    来了一会,看着你在,就不打扰你。王希蹲下来,把一束鲜花摆在了她的墓前。

    两人离开墓地,

    你离开恒丰了,下一步有什么打算?王希问阿伟。

    打算自己成立一个公司。

    哦。那有没兴趣加入我的公司吗?我是说我的公司要破产了,你愿意出资惩救它吗?王希看着他。

    哦。阿伟看着她,他的确有兴趣。

    要是童童在身边就好了。王希提到了童童。

    ……

    在海滩边的小镇上。

    新搬来了一户人家。

    王妈在小镇有一户远房亲戚。

    挺老实的一对夫妇,四十来岁,膝下无儿女。

    男的叫老肖,女的叫立姐。

    王妈搬到他们家中,给了他们一笔钱,同时也让他们认童童为养子。

    王妈让他们夫妇帮童童入了户口,名字改成了王僮。

    也花了些钱,年龄也改小了,改小了三岁。

    岁数被改小,意味着童童将来读书、就业都会晚几年。

    但王妈有自己担心的事,所以故意这样做。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