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8.冲突前夕

住家野狼2016-9-21 0:10:36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低谷

    第8节冲突前夕

    晚上,周冲、王希两人在房间里。

    周冲压在了她的身上。

    老婆,你,你会不会有外遇?周冲一想到杨伟,就有这念头。

    小气鬼,就知道你会乱想!王希搂住他的脖子,十分妩媚地看着他。

    两人嘴对嘴,交缠在了一起。

    虽然老婆拥有魔鬼般的身材,但此刻的周冲想到是那风韵、性感的嫂子。

    他今晚的表现,十分的卖力。

    完全不像平时的老公。

    老公,你是不是有外遇了?王希反问他。

    胡说。周冲更加卖力的运动着,床子被弄得吱吱地响了起来……

    最近几天,周强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总觉得有什么大事情即将发生,但又说不上来。

    怎么了?阿妮问他。

    不知道,最近左眼总是跳得相当厉害。

    别担心,会没事的。阿妮安慰他。

    ……

    阿妮白天在超市中工作着。

    门外走进了一个肥胖的男人。

    周夫人。男人主动像阿妮打了招呼。

    你是?阿妮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熟悉。

    哦,是你。阿妮突想起来了,眼前这男人曾多次来乡下找过王妈的。他就是老王。

    周夫人,你好,以前听王妈说过,你们很熟的。老王看着阿妮。

    你也是来打听王妈的消息吗?王妈没有回来过。阿妮说。

    如果有她的消息,通知我一下,我找她有急事。老王留下了一张名片。

    好的。阿妮收下了名片,心里想,哪个找王妈不是说有急事呀。

    老王离开后。

    阿妮想到了自己昨晚拿回来的钥匙,钥匙放在提包里。

    阿妮关了超市门。

    老板娘,怎么这么早关门了?一位路过的大婶问。

    家里有些事。阿妮拉下了闸门。

    在王妈家门口,阿妮左右望了一下,确定没人,她就开了门,闪了进去。

    此时王希正站在二楼窗台前,刚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王希吃了一惊。

    阿妮有王妈家的钥匙?还是阿妮已经同王妈联系上了?王希沉思着。

    阿妮按照王妈之前电话说的地方,找到了存折同卡。

    她塞进手提包里,悄悄出了门,又赶紧锁上。

    嫂子,在干嘛呢?她刚转身的时候,王希出现在了她的家门口处。

    哦,阿希,我在看王妈回来了没有。阿妮说着谎。

    哦,都不知她什么时候会回来。王希也没有当面拆穿她。

    阿妮越是掩饰越是证明她跟王妈有联系。

    只要多跟踪她就一定能找到王妈了。

    ……

    王希在村中闲逛着。

    王希。身后有人在呼叫。

    王希转过头,看到了光头张正坐在小车里,他探出了一个头。

    怎么是你?王希问。

    我也没料到你来这。光头张满脸堆笑说。

    我是回来看看大伯同嫂子的。王希说。

    回乡下的目的应该不仅是这些吧。光头张笑着说,周冲呢?听说他也很忙喔,最近。

    王希显得很不喜欢光头张说话的语气,不耐烦地说:我们回乡下,做什么是我们的自由。

    呵呵,王希,别生气,晚上叫上周冲出来,我们好好谈谈。光头张说。

    好啊,有些事当面说清楚,会比较好。王希答应了。

    ……

    王希上楼去卫生间洗漱完毕,穿上一件t恤衫和牛仔裤,对着镜子简单梳妆打扮一番之后,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下楼来到客厅。

    周冲急忙迎了上去,问:老婆,你真的要同光头张见面吗?

    光头张也是来找童童,如果不说清楚,到时冲突起来,也麻烦。王希无奈地笑了一声,接着说,你只需站在门外等我就行了。

    好的,那我开车送你过去。周冲拿出了车钥匙。

    怎么,你们要出去啊?周强见两人马上要出门顺口问道。

    约了朋友。周冲回答。

    夜幕笼罩。

    周冲开着车在村道上行驶着。

    他手握方向盘,两眼直视前方,他跟光头张是合作伙伴,他这次真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王希也在静静地思考着自己今天晚上将如何应对光头张这个家伙。

    小镇中心有一个ktv。

    光头张、王希相约在那里见面。

    周冲在楼下等着她下来,交待着如果有冲突就打他电话。

    灯光柔和,包房里播放着柔和的音乐,正中的屏幕上是一群妖艳的女人在卖弄着风骚。

    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一个果盘,几份小吃。

    一名服务生将红酒瓶盖打开,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两个玻璃杯,分别往里面斟上了大半杯红酒。

    然后,用他们招待客人时的招牌动作,毕恭毕敬地向二位鞠了一个躬,离开了包房,轻轻掩上房门。

    王希坐到沙发上,光头张坐到她身边。

    端起桌上的高脚杯,献媚地说:王希,很高兴你能给我们一个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不过熟归熟,有些事,我们还是要当面说清楚。

    哦,你想怎么说清楚呢?王希端起酒杯,轻轻和他手里的杯子碰了一下。

    一只芊芊玉手带着优美的弧线将高脚玻璃杯轻摇慢晃了几下,瑶鼻轻嗅,红唇轻启,与酒杯来一个亲密接触,红酒便带着浓郁的醇香滑进了她的咽喉。

    她这种优雅的举止很有气势,令光头张这位久经沙场的花花公子也为之感叹。

    尽管如此,光头张还是觉得自己今晚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要不然,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处于被动地位了。

    他一口将杯中酒喝干,告诫道:我这次主要是为了童童,虽然你跟童童关系也密切,跟张昆也有恩怨,但我这次只是为了亲自将童童交到张昆手中,以后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一律不插手。

    你以前不是很恨张昆的吗,怎么这次这么为他了?王希一口气将杯子里剩下的红酒喝干。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光头张说。

    童童是小洁的孩子,我是小洁的姐姐,你说我会任由童童让你带走吗?

    既然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挑明了。童童我是一定会带走的。到时冲突的时候,别怪我不讲交情。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