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4.叔子的目光

住家野狼2016-9-21 0:9:20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低谷

    第4节叔子的目光

    周冲去学校把果果接回来,经过村口菜市场的时候,顺道买了一大堆菜。

    叔叔,你怎么做这么多菜,今天是什么日子?果果问。

    叔叔心情高兴,所以就给果果加点菜。

    谢谢叔叔。果果很喜欢周冲,这几天周冲经常带他去逛超市,买了很多东西给他。

    ……

    阿妮在厨房忙碌着,周强听见有人敲门,他坐在轮椅到门口,刚一开门就看见周冲一手抱着果果,一手提着一大袋的菜站在门口。

    周冲把果果放到地上。

    爸爸,叔叔给我买了好多东西。果果兴奋地告诉周强。

    整天乱花叔叔的钱。周强有些责骂果果的样子。

    嫂子呢?周冲问。

    她在厨房。

    周冲提着一大包东西走进了厨房。

    阿妮正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看见周冲手里的礼物便说:家里还有很多菜的,不用甘破费啦。

    周冲微笑着说:嫂子,给你们添了麻烦,买些平常食物是应该的。

    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是一家人。

    说到一家人时,阿妮脸上忽然有了一丝的绯红。

    嗯,我们是一家人,哥哥真有福气,能娶到嫂嫂这么好的女人。

    阿妮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千万不要这么说。

    晚饭的时候,周强同周冲两人又喝上了。

    叔叔,酒好喝吗?果果显然很喜欢叔叔,他靠在了他的身边。

    你要不要尝试一口?周冲把小半杯的马嗲利放到了果果嘴边。

    果果一下子就喝了一口。

    好晕,好晕你家伙叫着,双脸上红扑扑的。

    周强在一旁哈哈大笑。

    怎么给小孩喝酒了。阿妮有些怨言,把果果拉回了自己身边。

    阿冲,你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什么?周强问。

    周冲看着自己的大哥同嫂子,如实的把找童童的事说了出来。

    真没想到童童身世这么复杂的。阿妮感叹说。

    是呀,世事难料呀。周强说,一句世事难料让他自己也感伤了不了。

    他又同周冲又碰了一杯。

    别喝那么多了。阿妮坐在周强身边,用手轻轻扯了扯周强的衣角。

    周冲看着对面的阿妮,眼睛里有些放光。

    在他眼中此时的嫂子就慢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比他平时去夜总会找的那些模特小姐还要漂亮。

    阿妮注意到小叔子那双炙热的目光,和他渴望的表情里所包含着的占有欲,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看着如此妩媚的女人,周冲眼睛有些发热。

    在柔和的灯光照耀下,看着对面柔情的嫂子,周冲一杯接一杯地将洋酒喝下肚。

    她显得有些尴尬。

    果果,我带你去洗澡,然后睡觉。阿妮抱着果果离开了饭桌。

    饭桌上兄弟二人仍就继续喝着。

    阿妮在果果洗完澡后,把他抱进了他的小房间里,他很快就睡着了。

    走回客厅时,发现兄弟二人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

    尤其是周强。

    周强将污垢吐得满地皆是,而周冲也晕睡般靠在沙发上。

    阿妮皱了皱眉头。

    她推着周冲走进了卫生间,替他简单清洗了一下,便将他推进了卧室。

    唉,最烦男人喝酒了,她将地上的污垢清扫干净。

    看见周冲仍在沙发上沉睡着,她也不打扰他,自己去卫生间洗澡了。

    水龙头里的水像针一样从喷头射来,水花四处飞溅,她将**裸的身体投入了温热的水流中。

    她将自己的双手插进头发,正对着水挺着胸脯,双肩后收,叉开双腿,迎接着温暖的迸射。

    白晰的肌肤在温热的水浸洒下,倾刻间便泛起了红晕,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向她袭来,使她的身体本能地颤料着。

    由于喝了不少的酒,周冲似乎感觉有只虫子在心里蠕动,弄得他心痒痒的,听着冲凉房里传出的水声,他幻想着自已正用手揉搓着嫂子细滑的肌肤……

    阿妮用浴巾将自己的身体擦拭干净,穿上粉红睡衣走出客厅的时候,发现周冲仍坐在沙发上,但此时双眼已经睁开了。

    阿冲,没事吧?她有些关切地问道。

    没事。他紧紧盯着阿妮的胸前,她的胸前此时没有戴罩罩,很有诱惑力。

    那你早点洗澡休息。阿妮脸红红的,避开他的目光,赶紧走进了卧室。

    回到卧室,在柔和的灯光下,她看见老公睡得像死猪一样,还不时发出鼾声,她着老公没有知觉的双足,暗自叹息了一声,就上床睡觉。

    不知怎么的,在周冲炽热的目光下,她自己竟然有一丝异样的兴奋。

    她抱着自己的老公,老公除了发出猪叫的鼾声,没有一点反应。

    突然,她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脚步声正轻轻地靠近她的卧室。

    她便起来出去开门。

    门口,周冲满脸通红,醉醺醺的样子,问:嫂子,大哥怎么样?

    她轻声说:没事,正在睡觉了。

    看着眼前这位亭亭玉立、天仙似的大美人,周冲把持不住了。

    借着酒劲,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迫不及待地把阿妮紧拥入怀,阿妮慌忙将他推开说:阿冲,你醉了。

    嫂子,我好喜欢你。

    阿妮用中指拇在自己嘴边嘘了一下,示意他小声说话,你哥在房间里睡觉。

    周冲不出声,炽热地看着她。

    我扶你回卧室休息吧。她蹑手蹑脚地关上了卧室的房门,周冲用幽如暗火的眼睛看着她。

    她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

    她走到他身边,想扶着他去他的卧室。

    刚一走到他身边,他的双手就张开了,她好像被一根**的鞭子抽打着,一时乱了方寸,两片滚烫的嘴唇就在房门口粘在了一起。

    晕眩开始弥漫到了她的全身,一种无所依存的空虚冲刺着她的全身。

    不要,我是你嫂子。她挣扎着。

    但很快她的嘴又被他堵上了。

    这种异样而刺激的感觉,让她一时间迷失了。

    她配合他吻了起来,他们全然不顾卧室里周强的存在,

    许久,周冲将阿妮瘫软如泥的身子抱到客厅沙发上,炽热的**让他们顾不了许多。

    他隔着睡衣抚摸着她的身体,从她的头发、**、平腹和大腿,自上而下,一点一滴的摸下去……

    这种短暂而窒息抚摸,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房间里周强感觉头目眩晕、口干舌燥,他本能地摸了摸平时和自己睡在一起的老婆,发现没有人。

    老婆去哪里了?

    老婆。周强叫了一声。

    这一声让客厅里的两人瞬间清醒过来。

    阿妮推拿周冲,整理一下睡衣,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怎么了,老公,我去洗手间了。她红着脸,柔顺的睡衣显得她异常的妩媚。

    酒后的周强立马就有了**。

    老婆,快来。

    阿妮坐在床边,周强立马将她按倒。

    他的头很快就埋在了她的胸上。

    老公,别这样。她挣扎着。

    周强从上到下,舌吻着老婆的身边,发现老婆身上湿湿的,似乎有些唾液的味道。

    莫非老婆偷人?

    他把老婆的睡衣去掉,将自己的身体压了下去,她几乎窒息了过去。

    还在客厅上坐着的周冲,听到了阿妮猫一样的**,浑身不是滋味。

    他们的房门并没完全关好,透过门缝,眼前的情景让他大惊失色。

    他看见周强和赤身**的阿妮重叠在床上,她的手搂着周强的脖子,她的身子仰躺、两腿张开,颀长的头发散落在床上,随着周强的抽动,她的整个身体剧烈的颤动着。

    他们身体的每一次冲撞都能让她难以自禁的发出快乐的呻吟,每一次的接触都让她的身体触电般舞动,他们象在跳着原始而旖旎的**之舞,而从她嫩红的小口中发出的阵阵娇吟声恰似是伴舞的曲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