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淡淡的苦笑

住家野狼2016-9-21 0:8:55Ctrl+D 收藏本站

    [第7章低谷

    第3节淡淡的苦笑

    文文走后,阿伟横卧在病房中央上。

    佳佳走到门边,将病房门反锁了。

    医生、护士会定时查房的,反锁门,他们进不来。阿伟说。

    先别理这个先,他们来查房了,我再开门。佳佳亭亭玉立地站到他跟前。

    阿伟问道:你晚上还来医院做什么呢?

    她坐在他身边,张开双臂,抱住他,柔柔地说:伟,我想你了!

    哦,我也想你。阿伟回答。

    哼,我才不相信呢!她娇嗔一声,在他的怀里一起轻盈地坐下,双手轻柔地缠住了他的脖子。

    他知道她的意思,刚才被文文玩弄了一会,他也有了一些感觉。

    她浑身散发着一种飘渺的幽香,让他头晕目眩,悄悄咽下一丝口水,喉结中发出咕咕的怪叫。

    他环住女人的后腰,轻轻剥去她虚掩着的连衣裙。

    她迷离着双眼,静候着暴风雨的来临,她的皮肤如水般光滑,温暖而柔韧,他眼前一片惊艳!

    他特别温柔,轻轻地抚摩着她的每一寸肌体。

    她显然为他温柔的触摸所感动,玉指纤纤地在他胸前,像爬虫似地,轻轻蠕动起来。

    不过他们的暧昧也只能停留在这层面了,因为他还没康复,稍一用力,就全身疼痛,自然也就做不了那个了。

    这一晚,他们相拥而睡。

    杨伟第二天起床,感觉身体没那么疼痛后,就要求出院了。

    佳佳,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佳佳疑惑地问: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乡下,有儿子的消息了。

    可是,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呀?

    没事,我现在能走动了,公司的事,能处理的就先帮我处理了。

    那好吧,不过,在路上,你要小心点。佳佳知道,此时是阻止不了他的。

    阿伟出院后,首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家里还是很干净清洁,不知是佳佳还是文文收拾的。

    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涌遍他的全身,他的心情舒畅极了。

    他赶紧收拾了行李,准备去乡下。

    ……

    午后的阳光,总会有些刺眼。

    王熙在自家二楼阳台上的躺椅上,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

    这时电话响了,杨伟打来的。

    王希,你现在在哪里?我出院了。

    王希告诫道:真的没事了吗?要不要再休息几天?

    不休息了,我想尽快回乡下,寻找王妈的下落,你告诉我具体地址。

    好吧,我们见面再说。

    王希知道他出院后,急忙钻进自己的房间,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一番。

    一套黑色的职业装很合体,很有型,把她的胸、腰、臀勾勒得线条清晰,两条白嫩的长腿露在外面,显得既端庄又性感。

    然后她又收拾了一些行李。她决定跟着阿伟一起回乡下。

    王希从卧室里走出来,兰姐看见她的打扮及提着的行李包,问道:小姐,你要出去吗?

    嗯,我离开几天,我到乡下去找童童,家里有你先照看着。

    好的,路上小心。兰姐一直将王希送到小区门口,只到她开着车离开。

    小车在繁华的大街上穿梭。

    很快,就到了同阿伟约定见面的酒店。

    走进酒店,她的忽然有些兴奋,有些紧张。

    ……

    好奇怪呀?阿妮站在一楼窗台前,对着正坐在沙发看电老公说。

    怎么了?老公看着她。

    最近几天,好多人来打听王妈的消息。

    哦。

    最近的确如此,总有一些陌生的车子,开进村子里,打探王妈的消息后又离开。

    王妈已经很久没回过村子了。

    对了,周冲呢?阿妮问。

    他到村子闲逛去了。老公回答。

    周冲从张岚口中得到地址后,大吃一惊。他根本没有料到王妈竟然就住在自己大哥房子隔壁。

    所以他立马就开车回来了。

    这几天他都住在大哥家里。

    只是王妈还没有回家,所以这几天,他就四处询问村民,看知不知道王姐的去向。

    ……

    文文这些天,一直住在电视台。

    老曾打来电话。

    文文呀,这些天怎么都不来看我?老曾是一种责备的语气。

    文文赶紧道:干嗲,你也知道,我遇袭的那件事,我现在都不敢到处走了。还有电视台最近业务太多,根本忙不过来。

    是的,你够忙了,忙得连陪干嗲的时间都没有了。老曾说。

    哪有?对了,干嗲,你找我什么事?

    我今天晚上约了陈天豪夫妇,你陪我一起去吧。

    文文故意推辞道:你们谈事情,我陪你去做什么?

    没有一个靓女在身边,心里不踏实呀。老曾淫笑着。

    晚上八点一刻。

    在一间豪华的会所包房里,坐着两男一女,他们分别是陈天豪夫妇同老曾。

    文文还没赶到,老曾已经派司机去接她了。

    今晚,她穿着雪白的真丝长裙,清丽出尘中,显华丽高贵,再配上她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庞,就如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女神。

    一名迎宾小姐领着她来到包房门口,敲了两下房门,轻轻地将房门推开。

    文文,你来迟了。老曾笑眯眯地走出来,拉着文文的手,走进了包房……

    女儿很漂亮。陈天豪同王姐一看到文文,立马就夸奖了起来。

    呵呵,你们佳佳长的也不赖。老曾很高兴的回夸着。

    文文呀,听佳佳说,你同阿伟关系不错呀。王姐对文文说,语气里似乎有些是醋意。

    王姐,我跟阿伟只是普通朋友。

    呵呵,普通朋友,你是怕我家佳佳吃醋吧。王姐笑着说。

    好啦,年轻人的事,让年轻人解决吧。陈天豪打断了王姐的话。

    ……

    同陈天豪夫妇聚会完,老曾让司机把他们载去了附近的大酒店。

    房间里,就只有老曾同文文两人。

    文文呀,下半场也陪干嗲吧。

    哼,你想得美!

    文文鼓起腮帮,将小嘴翘得老高,白皙的俏脸蛋瞬间涨得通红,一双美眸凝视着他,掠过一丝幽怨……

    老曾什么也顾不上了,一把将她抱住。

    文文挣扎了几下,也就不再挣扎。

    软玉入怀,酥软无骨,鼻息间嗅着她的发香,大手轻轻摩挲她的香肩软背,触手之处肌肤温润滑腻。

    老曾心里一荡,轻轻用手指勾起她的脸蛋儿,凝视着她略显迷离的眼眸,慢慢地,缓缓地凑下头去……

    她避开了他的嘴。

    他一把拉起了她的裙子。

    干嗲,温柔点。文文小声叫着。

    他的心中一热,一股巨大的暖流传遍了他的全身,猛然低下头,叼住了她酥胸上一颗熟透的葡萄,轻轻地撕咬着、吮吸着。

    她浑身一阵颤栗,微微地呻吟开来。

    他反过身,将她使劲地压在了身下,硬是将她两腿分开。

    他强行进入她的世界。

    一种熟悉而温暖的感觉迎面扑来,她如风筝般在他的激情里飘荡。

    随着他的不断深入,她的反应也越来越热烈……

    终于,他在惊涛骇浪中,在激情的漩涡里,达到了顶峰,然后,轰然倒下。

    一切都静止下来,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与安宁。

    她娇喘连连,挥汗如雨。

    她去卫生间清洗一下后,似乎感觉有点发困,像个孩子似地侧卧在他的怀中,甜甜地睡去了。

    他轻轻地将她的娇躯平放在床上,坐起身来,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了几个烟圈。

    转过头,仔细打量着正在酣睡她。

    一丝光线从窗帘的缝隙里悄然泻入,照出她成熟而丰满的**。

    他轻轻地抚摩起她的脊背,心中泛起一丝复杂的怜爱,她轻轻地蜷缩起来,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

    明天24小时班,没有电脑用,更新不了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