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3.偷吃

住家野狼2016-9-21 0:2:10Ctrl+D 收藏本站

    [第6章富豪生活

    第23节偷吃

    阿伟回过头,老陈同女秘书已经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给杨经理泡杯茶来。铁观音。老陈交待女秘书。

    女秘书退下。

    老陈看了一眼杨伟,说:你昨晚没有休息好。

    你怎么知道?

    你眼圈发黑……

    阿伟沉默了。

    老陈点着一支烟,抽了一口之后,随口问道:最近同佳佳怎样了?

    也没怎样,老样子。

    阿伟啊,我把你当作半个儿子看待的了。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开始考虑一下婚姻问题吧。老陈满脸和蔼的神情。

    哦,好的。到时征求一下佳佳的意见先。阿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前两天,他们才差点分了手。

    这时女秘书端着一杯茶水走进来。

    她把茶杯放在杨伟面前的茶几上,说道:伟经理,请喝茶。

    谢谢。

    女秘书退了出去。

    陈叔,是不是还有其它重要的事?阿伟看着老陈。

    嗯,我想你去会一个人。老陈说。

    谁呢?

    还记得金融巨头冷海城吗?

    记得。你的意思是?

    冷总手头握有重金,但他一向喜欢独来独往,不喜欢联合坐庄的,你看看能不能打动他,加盟到他那里。

    阿伟明白老陈的意思,虽然他握有恒丰部分的资金,但毕竟不多,如果能有冷总相助,就容易办事了。老陈同鬼手纠缠着,是不可能再转移到资金到他手头的了。

    ……

    股市又开盘了。

    科技先锋又在了跌停板位置,连续第三个跌停了。

    光头张再也坐不住了。

    周冲在显示屏前也是傻了眼。

    三天的时间,三个跌停板,光头张拿起电话,想再打给周冲的,最后他还是缓慢地挂了电话。

    此刻的股价已经不是周冲所能操控的了。

    王希在家也看到了股价现状,她想了想,最后打了电话给干嗲,给他晚上一起吃饭。

    周冲这边,连续接过手下两个员工的电话后(这两个员工都是他自己公司的,帮他操盘的),也没有想好该如何应对局面,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自己精明的老婆。

    如果再这样跌下去,他是承受不起的了。

    周冲第一次感到如此吃力及恐惧。

    时间不等人,必须马上部署第二天的决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时钟指向下午四点五十五分。周冲急忙打电话给老婆,叫她马上先到公司来。

    五点二十,王希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不能晚上回家再说?

    老婆,我遇到麻烦了,我们的资金全部套在股票当中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王希沉吟了数秒钟,便反问道。

    不知道,你能不能请干嗲出手帮忙一下。

    股票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今晚已经约了干嗲出来吃饭。

    ……

    王希去见干嗲了,她没让周冲跟着去。

    没去也好,周冲倒是挺不愿意去见干嗲的,每次干嗲看他的眼神,好像要把他吃了一样。

    近期压力太大,周冲又想去调剂一下生活了。

    他首先想到的对象是张岚。

    晚上出来一下吧。七点半。他说的很隐晦。

    然后不等她答复,他就挂断张岚电话,接着他提前驾驶车来到了大酒店618房间。

    这是一间高级套房,里面装饰豪华,设施齐全,环境优雅,是他以前带女人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地方。

    张岚会不会应邀到来呢?

    他心里做好了准备,万一张岚不来,他就打电话邀女秘书过来。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张岚的,周冲很兴奋地的接了。

    我不去了,我怀孕了。张岚说。

    哦。周冲有点可惜。

    你就不怀疑……张岚没有继续说下去。她本想说,你就不怀疑孩子是你的。

    怀疑什么?周冲刚想问,张岚已经挂了电话。

    周冲打了电话给女秘书。

    七点二十分。

    门铃声响起。

    来了!周冲从床上跳了起来,迅速将房门打开,女秘书闪身进屋。

    刚一进门,她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周冲便一把将她楼在怀里,他的嘴就已经贴到了她的嘴上。

    坏蛋!她挣扎开来,喘息着说:你急什啊?我已经来了,你难道还怕我会跑掉了?

    我太想你了嘛!

    周冲将她拦腰抱起来,放到了那一张宽大的床上,替她脱去了高跟鞋,伸手去解她的衣服。

    她立即从床上坐起来,嗔责道:你别急嘛,让我先歇一会儿,然后,让我自己来脱!

    周冲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便与她并肩坐在床沿上,伸手搂着她纤细的腰,动作也变得温柔起来。

    他先是用脸在她的脸上磨蹭,然后,将嘴贴到她的耳边,一边吹热气,一边亲吻她的耳垂。

    她感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遍及到自己的全身,慢慢地传递到了她最敏感部位。

    嗯,你很坏。还有,你这样呼我出来,万一光头张知道,怎么办呀?她半闭着眼睛,有些迷离。

    不会知道的。周冲的一只手隔着体恤衫,不老实地在她的酥胸上揉搓着,另一只手隔着她的牛仔裤,在大腿间摸索。

    闭上眼睛的她瘫软在他怀里。

    周冲将她平放在床上,撩开她的体恤衫。

    两片粉红色的丝质蕾丝胸罩紧紧地包住的酥胸坚挺而饱满,半罩式的胸罩不能完全掩盖她的丰乳,淡红色的乳晕从罩杯边缘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

    他一把将她的胸罩扯开,白嫩的**即半露出来。

    哇!如此诱人!

    周冲咽了口唾沫,随即将她的体恤衫脱掉,把乳罩也脱下来,紧接着,就去解她的牛仔裤。

    我真不了解你,王希那么漂亮,你还要偷吃。她很是不解。

    她不懂得乐趣。周冲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脱着她的裤子。

    她很配合地抬起臀部,周冲很轻易地将牛仔裤连同粉红色的丁字形情趣内衣一起,脱下来,一并扔到了地毯上……

    一具美丽的**,随即展现在他眼前。

    雪白的肌肤、玲珑的身体曲线、纤细的柳腰,平滑的小腹,丰满的肥臀、修长的美腿和玲珑的美足。

    虽然王希也有这样的身材,但其他女人给他的感觉就完全不同。

    他再也忍不住了,他伸出舌尖在她全身上下,一路狂扫。

    他的舌头滑到她的私处,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停地呻吟,并用手按住了他的头,扭动腰肢,抬起美臀,夹紧两腿……

    完事后,两具**裸的身体喘着粗气,大汗淋淋地瘫软在床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