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2.在仇恨中生活

住家野狼2016-9-21 0:1:45Ctrl+D 收藏本站

    [第6章富豪生活

    第22节在仇恨中生活

    阿伟平静下来,感觉自已做的不对,女人越是干涉自己,证明她越在乎自己吧。

    他想了想,给佳佳打了电话。

    她没有接。

    对不起,我冲动了。他发了信息过去。

    良久,她回了短信,衰人!

    阿伟才稍稍松了心。

    估计佳佳是回她的小区了。

    于是他开车去了她家。

    她没有在家中,他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盯着墙上的钟表,嘀嗒嘀嗒的。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她都还没有回来。

    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会不会回父母家中了?阿伟给老陈家打了电话,是佣人接的电话。

    请问佳佳回来了没有?阿伟问。

    小姐没有回来喔。佣人回答。

    这丫头去哪里了?

    阿伟开车到外面平常她喜欢去的地方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她。

    三更半夜他回到家,本来想好好休息一下的,却看见佳佳正抱着被子端坐在沙发上正看着一部酸得掉牙的韩剧,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纸币丢了一地。

    阿伟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幸亏这丫头没其它事,不然不知怎么向老陈、王姐交待了。

    阿伟进门的时候佳佳竟然正眼都不瞧他一下,像钉在电视上一样稳固。

    阿伟有点吃醋,嘟哝着说:有什么好看的?

    她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去,忙你的去,别管我!

    阿伟走进房间,拿起衣服就去洗手间了,找了佳佳一天,全身都是汗。

    从浴室出来时那电视剧也完了,佳佳盘腿坐在沙发上张着双臂说:帅哥,过来陪我!

    阿伟胡撸着没干的头发,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说:你怎么回来了?

    她抱着他的脖子说:想你了呗,不欢迎吗?

    女人就是这样,一会是阴天,一会是晴天。

    ……

    傍晚,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边。

    阿伟驾车沿着江滨大道行驶。

    王希约他出来见面。

    在一家日本料理店。

    阿伟与王希一前一后掀开门帘进来。

    店内全是日式风格,墙上挂着浮世绘,柜台前一串白色的皱折纸灯笼,服务生也穿着一色的蓝色碎花的和服。

    穿着和服的迎宾小姐拍拍手,高声喊道:欢迎光临!

    迎宾小姐把他俩引到一个雅致的小包厢里坐下来。

    片刻,一个身着和服的老板娘模样的中年女子走进包厢问候道:先生、夫人好。

    她转对王希说,夫人永远都是这么漂亮!

    王希闻言,浅浅一笑。

    老板娘递上印制精美的食谱,问道:二位今天吃点什么?

    阿伟对递上的食谱看了一下,问王希:你要吃点什么?

    都可以,你随便叫吧。

    好的。阿伟看着食谱,随便点了些,然后交回给老板娘。

    请稍等。老板娘退了出去。

    在她出门的时候,没忘记给他们拉上小包厢的门。

    两人四目相瞩。

    阿伟首先打破沉默,低声说道:王希,我们又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最近还好吗?

    王希移开眼睛,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最近还真是遇到些难题了。

    她从手袋里拿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点上。

    一缕白色的烟雾在她和他的中间袅袅升起。

    阿伟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抽烟。

    看来她真是遇到难题了。

    阿伟伸出手想握住她的手,她下意识地往回缩了一下。

    他按住她的手说:到底是什么事?

    王希摇摇头,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几声轻轻的叩门声,继而响起老板娘的声音:你们要的寿司来了。

    阿伟拉开包厢的门,老板娘端着托盘进来。

    黑色的漆器里盛着精心制作的各色寿司,白色的瓷瓶里装了一壶清酒。

    老板娘跪着先把托盘放在地上,然后将托盘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端上桌来,说: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今天的材料都很新鲜,你们慢慢用。

    老板娘转身出去了。

    王希拧灭了手中的烟,拿起酒瓶,默默在两个小酒杯里斟上酒,两人先对饮了一杯。

    阿伟看着她那张心事重重的脸,问道:你今天电话里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说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饭桌上还是不要说那些烦心的事了。

    那好,我们先吃饭。

    夜晚。

    江面失去了日光照耀下的蔚蓝,变为黛青色。

    层层浪花轻轻拍打着弧形的沙滩和礁石。江面上远远地停着几艘巨轮,轮船上灯火通明勾勒出船的形状。迎面吹来的江风里夹着江水独有的气息。

    阿伟和王希走下车,缓步走下沙滩。

    你今天怎么有心情到这儿来了?阿伟再次问王希。

    王希一时没有回答。

    她脱下高跟鞋,赤脚踩在沙滩上,信步向前走去。

    江风吹起她的头发和衣裙。

    那美丽的倩影,让他一时心动了。

    阿伟在王希的背后环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道:你真是很美。

    她挣脱他的环抱。

    王希直视着阿伟的眼睛说:阿伟,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阿伟一时语塞。

    王希注视阿伟片刻,转身朝堤岸上走去。

    阿伟疾步跟上她。

    王希淡淡说:今天是小洁的生日。

    阿伟惭愧地低下了头。

    你同周冲在一起,过得开心吗?阿伟问。

    没有什么开不开心的,他能帮到我。我需要一个能听我话的男人。王希说。

    可是阿伟也不知说什么了,他只是感觉到王希同周冲不合适。

    两人走到汽车的两侧停下脚步。

    她问:你可以为了小洁,放弃恒丰的一切,跟我联手对付张昆吗?

    小洁的仇也要报,但生活不能全是为了仇恨的。阿伟说。

    她直视着他,极度痛心而失望地摇摇头说:你心里早已没有小洁了。

    我常常想起她。他说了这一句,然后不再说话。

    沉默中,两人隔着汽车面对面地站着,长久地对视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终于打破了沉寂:你,送我回去吧!

    他驾车行驶在黑夜中。

    长长的河堤在车灯的照射下向前无尽地延伸着。

    终于听不见江浪的声音。

    坐在车内的王希和阿伟缄默着。

    车里的空气显得有些沉闷。

    他觑了她一眼,打开车里的收音机,里面传出了低沉而柔缓歌声。

    歌声在暗夜里四处飘荡着。

    沉浸在歌声里的她思绪万千,双眼禁不住涌上一层薄薄水雾,她掩饰地转过脸去,把目光投向了车窗外。

    王希同周冲所有的钱都被套在股市里了。

    她本想跟阿伟商量这件事的。

    可是面对着他,倔强的她竟不愿开口说起这件事。

    街灯发出荧白色的光亮,引来许多小飞虫。

    王希所在别墅区的路上已经空寂无人。

    阿伟的车驶过来,在王希别墅前面停了下来。

    王希正要下车,阿伟说:阿希,我是真希望,你能够快乐地生活。

    王希回过头来,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了好一阵,才说:我知道了。

    她还是不懂,她始终放不下心结。

    阿伟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他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暗红色的火星,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王希开门进家,在门口换了拖鞋。

    客厅里的电视开着,正在播韩国电视剧。

    周冲靠在沙发上打着瞌睡,听见开门的声响突然惊醒。

    王希走进客厅,把手提袋扔在沙发上,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了。

    王希对周冲说:老公,你去帮我把热水器打开。

    周冲应了一声,向浴室走去。

    至浴室门口,周冲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老婆说:老婆,今天有没有找到客户,可以调动资金过来救市。

    王希故作淡定地说:不用担心,我会想到办法的了。

    周冲又说:有没有跟干嗲说一下我们的情况?他出手相助的话,我们就会走出困境了。

    王希在沙发上坐下来说:知道了。

    周冲走进浴室。

    王希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也许太累,很快她就睡着了。

    老婆,老婆。

    她睁开眼时,周冲正站在她面前,轻轻呼叫着。

    老婆,水已经调好,快点去洗澡,然后早点休息。周冲说。

    王希点点头,她拿起衣服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试了试水温。

    很快浴室间里的水汽开始蒸腾起来。冲完澡后,王希裹着浴巾,赤脚站在镜子前面。

    镜子上覆着一层白白的水雾。

    她拿起毛巾擦了一下镜面。

    镜子里映出她美丽动人的脸,她微笑一下,更显得娇媚。

    王希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脸,试图发现一些衰老的痕迹。

    回到卧室,周冲已经呼呼大睡了,王希也很累,关了灯,很快就入睡了。

    车祸,鲜血,小洁在血迫中!王希发恶梦了!

    沉浸在睡梦中的周冲被那凄厉的尖叫声惊醒了,看到老婆已经坐在了床上。

    老婆,老婆!周冲赶紧将她抱住。

    ……

    翌晨。

    繁华的大街上,涌动着不尽的车流和人潮。

    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轿车从满街的车流中驶出,在恒丰集团总部大厦前停下。

    车门打开,穿着一身正装的阿伟从车上走下来。

    走进电梯,女秘书早已在楼道里恭候:杨经理,董事长叫你一回来,立马去他办公室。

    阿伟径直去了陈天豪办公室,推门而进,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灿烂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玻璃洒满了办公室的每个角落。

    阿伟走到宽大的落地窗前,纵目远望。

    四周摩天楼群鳞次栉比。

    片刻,从楼道里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