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1.秘密结婚

住家野狼2016-9-20 23:57:7Ctrl+D 收藏本站

    [第6章富豪生活

    第11节秘密结婚

    也许是姻缘由天定。

    张岚做梦也梦不到自己结婚的场景会是如此。

    光头张答应娶自己了,婚礼却是异常的低调。

    他根本不想,他们之间的婚礼给张家的人知道,尤其是给张昆知道。

    这是结婚吗?没有对外界公布,没有隆重的仪式,没有同事及朋友的祝福。

    一切搞得她就像见不得光的小三。

    但张岚的父母倒是挺高兴,因为张岚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富二代。

    结婚那天,双方家长在酒店吃了一顿。

    然后,光头张的助理就用车将张岚很低调的接到一处郊外欧式别墅里。

    新房安排在三楼,张岚踏进去,这完完全全是一种很平淡的气氛。除了新房里那个大红的喜字。

    当然两人也还没有却照什么婚纱照。

    光头张的目的很明确,他要用结婚牵住张岚,但他又不想结婚的事让张昆知道。

    张岚坐在柔软的婚床上,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然后,起身慢慢移步至落地窗前,俯瞰整个雅苑。

    这座别墅占地很大,别墅主体建筑四层,每层大约有两三百平米。

    而别墅的门口有一座特大的泳池,四周是种满了名贵花卉的园林。

    看得出光头张还是非常有钱。

    唯一的不足就是,这座别墅非常冷清。

    光头张之前告诉张岚,这里原本有一位50多岁唤作楚妈的人打理,以后就由她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除了楚妈,另外还有一名叫陈叔的老园丁,负责整个别墅的绿化。

    其实园丁同楚妈就是夫妻俩,只是多年来未曾生育。

    张岚在楼上愁眉深锁,心里乱成一团。

    倚窗沉思,不知不觉站至傍晚。

    直至楚妈唤她下楼吃饭。

    这时才觉得脚站得麻木了。

    穿着拖鞋,慵懒的从楼上缓步而下。

    现在已经九月份,温度适宜,不冷不热,很舒适。

    张岚在楼下默默地用着晚餐。

    由于心情不好,没什么胃口,她吃得很少。

    太太,你多吃点啊,我今天可是专门为您准备了好多菜呢!楚妈身上还系着围裙,搓着手,眼睛里是真诚的关心。

    张岚抽了张餐纸轻轻擦了擦嘴角,对楚妈苦涩一笑谢谢您,我吃饱了。

    用餐毕,楚妈去厨房里收拾,张岚则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会,她拿着电视遥控器胡乱按来按去,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今天是结婚的大日子,光头张却没有回来,这是什么意思呀!

    她怎么会嫁给他?张岚边上楼边想,漂浮的脚步有些摇摇晃晃。

    泪水却如泉水一般不断淌下。

    湿了衣襟。

    卧房的衣橱里挂了很多套新买的时装。

    她拉开衣柜门,随意选了一个空格,把自己箱子里的衣服一件件的挂进去。

    然后,便去洗浴。

    卧房的里间便是洗浴间,她取了一套粉红色棉质睡衣放在床上,拿了条浴巾走进去。

    浴室里,冲了个淋浴,本来她很喜欢泡澡的,但今天心情烦躁,没有心情。

    手拿吹风,胡乱吹了一下头发,头发上尚在滴着水珠,还没全干,她就裹着浴巾出来了。

    换上睡衣后,她一直在等着光头张回来。

    她对他可谓又爱又恨,爱是因为他曾经给过她希望,恨是他又让她无数交失望。

    床上很柔软,很舒服,颜是淡雅的菊花色。

    开了一盏暗色调的床头灯,她蜷缩在被窝里。

    一个人,在这洞房花烛夜如何睡的着?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倦意浓浓袭来,她终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睡,直到半夜有人敲门将她吵醒。

    小岚。光头张在外面叫着。

    总算回来了,她很生气,开了门,立马闻到了他身上的那股酒气。

    你去喝酒了?她问。

    结婚了,不陪一些兄弟喝几口,哪行?光头张笑嘻嘻地,一把抱住了张岚。

    放手,你要做什么?

    肯定是要洞房嘛。光头张抱着她走进了浴室里。

    洞房怎么走进浴室?

    夫妻间应该坦城相对嘛。他在浴室里,直接就打开了水龙头,水一下子就淋湿了两人的衣服。

    面对有些若智似的他,她真是又气又可笑。

    怎么还生气吗?光头张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戒子盒,哇,一打开,闪亮的钻戒,一看不知道价值不菲。

    光头张把钻戒戴在张岚的手上,她心中的怨气立马就散去不少。

    对于女人,他总有一手。

    来吧,老婆。他拉起了她的衣服,一头埋在了她丰挺的胸部上。

    嗯她本能地发作了叫声。

    他的一只手放在了她丰满富有弹性的**上,另一只手在她小腹上温柔的移动。

    此刻,一股酥痒的感觉迅速充满全身,她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他问:感觉怎样?

    她红着脸,喘着粗气说:舒……舒服……

    他拦腰将她抱起来,在她毫不防备的情况下,一把掀起了她湿透的睡衣……

    强烈的快感,令她积聚己久的**终于再次爆发了。

    她的娇躯剧震,双手用力抓住他的头发,脚趾收缩,腰肢拼命往上抬,**像崩塌了河堤如潮涌出。

    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她的全身,浑身剧震,**一声,**如瀑布般从体内狂泻而出……

    早上起来,光头张又出去了,因为最近他同周冲在商讨着对付张昆的对策,所以特别努力。

    张岚换上了一袭小套裙,上身是粉红的衬衣外套一件白色的短褂,下面是黑色的及膝包裙,修长的美腿套了一双长筒肉色丝袜。

    她看起来很阳光,也很有淑女的风范。

    从楼上下来,楚妈已经做好了早餐。

    小姐,你起床了?我正要去喊你呢!楚妈笑着说。

    辛苦你了。张岚笑了笑。

    大少爷呢?还没起床吗?楚妈没看见光头张的身影,便问道。

    他去上班了。张岚笑了笑。

    昨天她刚嫁进这屋时,她是很后悔的,而今天她却又像一个幸福的太太。

    所以女人的心,男人永远不要去猜,有时就是她自己也不会明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