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8.代替品

住家野狼2016-9-20 23:55:51Ctrl+D 收藏本站

    [第6章富豪生活

    第8节代替品

    半夜文文醒过来,动了动身体。

    小洁正抱着文文的阿伟迷迷糊糊中喊着小洁的名字。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了。

    她暗地里打听过,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小洁是阿伟当年的未婚妻,车祸死了,而他们的小孩也被人拐走了。

    自己身边的男人喊着另一女人的名字,始终是件不愉悦地事。

    她轻轻拿开了他的手,走出了房间,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饮料,静静地坐在了沙发上。

    这些天,有阿伟陪在身边,她的确很快乐,可是他只是把她当成了小洁的替代品。

    他始终不能将小洁忘怀。

    ……

    文文终于接到了老曾的电话。

    在一处休闲茶馆见面。

    她瞒着阿伟去赴约了。

    这是一个有日式茶馆。

    老曾早年曾在日本留过学。

    服务员跪在地上帮文文拉开了门,她看到这种茶道的隔间上已经盘腿坐着一个男人。

    老曾已经开始泡茶,很自在的样子。

    日式厢房,拉开正门进去后,还有一个很大的推门可以看到屋后的花园。花园里种着很多雅致的树木。

    几天不见,老曾还是老样子,肥大的肚腩同一双好色的眼睛。

    文文今天穿的是一条浅色的吊带裙。

    她身材一向惹火,丝袜美腿修长性感,脸蛋清纯妩媚,胸前丰满坚挺。

    几天不见,老曾真是想念她了。

    他把泡好的茶递过来:文文,还在生气呀,尝尝我泡的茶先。

    文文也没说什么,拿起茶杯轻轻饮了一小口。

    白玉一般剔透的小杯里的温茶,马上有一种苦涩回香的感觉在舌头打转。

    正想问他是什么茶,就看到他伸过头要来吻自己。

    她躲闪一下,茶水洒了,一些洒在了他的身上。

    老曾!她正经严肃地喊了一声,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认真而大声地跟他说话。

    他怔了一下,停止了进一步侵犯她的动作。

    他好奇地看着她,一会才嬉笑着问:哈,几天不见,怎么突然间有点性格了?

    文文把头扭到了一边,看着后花园里的风景。

    虽然我是你花钱供起来的女人,但是我不能容忍自己的男人陪着另外的女人上床的,更不能容忍在我的床上。文文很认真地说了出来。

    哦他停顿了一下,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一直以来,她就像自己的宠物,他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她还是第一次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

    女人如果一味的百依百顺,男人很快就腻的,有要求的女人才更加容易勾住男人的心。

    他对她的兴趣,一下子又恢复了。

    那你的意思是?老曾问。

    我不求自己的男人一辈子只有我一个,但至少不能在我尚未年老色衰之前就到处搞女人。

    有性格,我喜欢,我答应你。

    老曾的吻又想靠了上来。

    被她用手档住。

    好了,我走了。她站了起来,走出了茶馆。

    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老曾咽了咽口水,她又勾起了他对她的渴望。

    文文轻快地走出茶馆,笑了笑,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

    她并不是完全要同老曾断绝关系,她这是给他惩罚。

    ……

    阿伟打来电话。

    怎么不在医院?阿伟去医院看她时,发现她根本没有在医院。

    我都好啦,你帮我办理出院啦,我在度假山庄等你。她柔情地说。

    当阿伟赶到山庄时,她已经坐在一个小木桥上等着他。

    怎么了?阿伟有些担心,他走到了她的身边。

    她站了起来,轻轻抱住了他的腰。

    吻我。她暧昧地看着他,动了动娇嫩的红唇。

    他轻轻地吻了过去,他的吻温柔却又窒息,舌头微凉,像是在向她宣告自己的**。

    连同鼻尖也是凉的,当他的鼻尖抵在她的鼻头上,她感觉自己已经慢慢地被点燃了。

    她双手从他的腰那里摸过去,滑在背后,把他往自己身上拉,两人还在接吻,同时一步步退到了屋里,接着就滚到了真木地板上。

    那样的地板散发着一种自然的气息,合着房外的风景,让两人都感觉到完全的放松。

    她在等待他的入侵,等待他给她极乐。

    而他却隐忍着,不进攻,只是吻她,吻得她喘息不止。

    那种强烈的需要让她头皮发麻,她伸直腿不停地磨擦,但他并没有让她立马就得到,虽然他的**已经呼之欲出。

    阿伟从她的衣领处往下吻,边吻边说:你今天怎么了?

    文文也不解释,此时她只想再同他好好暧昧一番,也许这一次暧昧就是两人的最后一次暧昧了。

    阿伟把她抱到一个小窗口边,让她趴在小窗口上。

    从窗口望过去,后院里还有其他房间的一些客人在很悠闲地坐在外面的茶椅上,有人正在喝茶,有人正在聊天。

    也许是房间里有些动静,引来一些人的目光。

    有人偷偷打量着这个窗前的这个奇怪的女人,她有一脸端庄的表情,而眉头却不时地轻皱,下唇也咬得死死的,看得出在很克制自己。

    有人在看我们。她轻轻叫了一声。

    此刻的阿伟早已经欲火焚身,在房间里的他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腰部,一边感受着她的**,他听不到她大声的呻吟,她的手正拼命地握着小窗口两边的木条,握得那么的紧,她在忍受,在拼命地不让自己叫出来……

    激情过后,她往后一倒,睡在地板上,浑身像是浸落在温泉里,找不到一个发力点。

    这个时候的女人不愿意任何人去打扰,她的身体敏感得像一片的湖水,任何的小动作都会影响她的心灵世界,她的身体和心灵这个时候是相通的。

    那种小说里描写的**过后需要男人去搂搂抱抱,都显得那样的生硬而又不真实。

    阿伟喘着气,他也得到了满足。

    他靠着墙坐着,点上一根烟,静静地欣赏木板上的女人。

    大约十几分钟后,文文才从地上爬起来,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脸上还有激情过后留下的余韵。

    她幽幽道:以后可能我们不能这样了。

    他一时没听明白,什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