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5.二次缠绵

住家野狼2016-9-20 23:54:35Ctrl+D 收藏本站

    [第6章富豪生活

    第5节二次缠绵

    邋遢男并没有如愿地收到王希的汇款。

    妈的。想知道真相又不给钱。他狠狠地抽了一根烟,骂了一句,然后把卡从柜员机取了出来。

    莫非她不相信?他想。

    他又给她发了条短信,这短信花了他很长时间才打完,他是粗人,很少发过短信这玩意。

    想知王小洁死因,汇钱。他的短信内容。

    王希收到短信后,想了一下,回复道:我们见个面吧,我会给不少的钱你。

    不少的钱!邋遢男有些心动了,回复着:好,你等着,我迟些联系你。

    王希最终还是没有等到邋遢男联系,因为老王提前把邋遢男接走了。

    老王开的是一辆旧货车,车拐出城市郊外,沿着马路开始往偏北处的一个山路里奔去。

    去哪里?邋遢男问。

    找个地方给你暂时落脚,然后送你出省。老王说。

    车头放着两罐凉茶,老王递了一罐给邋遢男,口渴没有?喝点凉茶。

    邋遢男看了看老王,迟疑一下,我喝你那一罐。

    然后他同老王调换了凉茶。

    你呀。还担心我下毒不成?老王笑了笑。

    钱几时到?我要的可是二百万。邋遢男问,同时伸出了两根手指。

    老板答应给钱了,你跑路钱,我去拿给你。老王说。

    邋遢男这才放心,然后打开了凉茶拉罐,饮了几口。

    山路起伏,地势有点偏,路两旁全是树木,天色也渐渐暗了起来。

    怎么这么困?邋遢男打了一个深深的呵欠,头就垂了下来,他手中的半罐凉茶也掉了下来。

    凉茶一早被老王做了手脚的,无论喝哪罐都会有问题。

    钱老王早就取出来了,老王根本就没打算给钱邋遢男,邋遢男的命根本就不值二百万,何况他已经同赵姨那拿来了四百万,又从王希同杨伟那骗来一百万,总共五百万呀!

    只要邋遢男一死,那钱就全是自己的了。

    所以他把心一横,今晚要把邋遢男干掉,让他永远消失。

    ……

    什么?你还要我继续给张昆当情妇?张岚同光头张在屋里大吵了起来。

    张岚没想到,这个答应要娶自己的男人,竟然还要自己继续同张昆保持着那种关系。

    宝贝,你听我说,那个老家伙都不行的了,只是表面陪陪他,你暗中留在他身边,将来对我们大有好处。光头环抱着气得发抖的张岚。

    陪你妈。张岚挣脱了光头张的怀抱,怒气冲冲地走出了家门,伴随着重重地关门声。

    跟了这样的男人,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她打了电话给周冲,出来接我。

    ……

    晚上十点,周冲准时回到家,自从王希对他加强管理后,他每天都十点钟回家。

    可是就是他迈进家门的那一瞬间,就接到了张岚的电话。

    王希正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剧,同时一边等待着陌生电话的回复,自今天同那陌生电话发了短信后,就一直没收到其它的短信。

    老婆,我出去一下。周冲突然有了主意。

    怎么?刚回来,又出去?约了哪个情人?王希瞄了他一眼。

    我有个朋友,在公安局的,想请他帮忙查查那陌生短信的事。我特意回来一下,就是怕你误会。周冲扮作一副很可怜,很无辜的样子。

    呵呵,好了,早点回来。王希笑了笑。

    周冲立马就走出了家门。

    他开车到了指定的路边,把紧绷着脸、压抑到了极点的张岚拉进车里。

    去山上!张岚一脸的怒气。

    周冲没有多问,径直开到了山顶公园。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整个停山坪没有什么人,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城市里的万点灯火,也可以看到那笔直的大道上不停奔走的车流。

    周冲想拉开车门,被张岚给捉住了手,这一路她都不出声,这会儿却用行动代表了一切。

    同我做。她直接说。

    啊!

    同我做!

    张岚的身体里有强大的气流在不断地扩展,像是要把她给打爆掉了。

    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在让自己克制忍耐,而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克制下来的怒气和悲愤已经不能再由她控制,她一定要找一个发泄的途径,不然的话,就会发疯。

    而这个最好的发泄方法,也许只有这一个了。

    偷情,充满剌激又带着邪恶感的偷情,不要去酒店那温柔的床铺,在停车场里,面对着城市的夜面孔,疯狂地去扭动、肉搏,让自己的汗流成无数条小溪,让压力随着**的到来而一起释放。

    哦对于她的主动,周冲一下子被惊住了,虽然他一直想跟她再次偷情,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她这么直接。

    她脑子里什么也不想,只是俯下身去,周冲正奇怪她的疯狂,但马上就什么也不愿意去想了。

    他的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体会着自己被她包围的快感,那温暖又灵巧的舌尖,让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在挑逗他,这一场**里,她要做主人。

    他感觉自己上了一匹无法驾驭的野马,那匹马在自己的身下恢复了清醒,然后用强大的力量将自己控制。

    周冲的车厢很宽,但这也不代表可以承受两个成年人的疯狂,他感觉自己被死死的抵在车椅上。

    他提议到:我们去后座吧!

    但她像是疯了一样,根本不听他的,只是把两腿分开就骑坐了上来。

    随着她的起伏,他已经失去了坚持提议的理智,只是一次次把腰挺得更高,两人什么话也不说,车厢里只有原始的喘息,和身体撞击的声音。

    她那满腔的怒火在一次次的**中得到释放,她紧绷着,双手搂着他的头,正好抱在自己的胸前,衣服并没有脱掉,只是往上掀开,高耸的**正在起明显的变化,变得巨大而富有力量。

    他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怨气,但他知道她肯定是受了不少的剌激,这个时候他什么也没说,只会更加卖力地让她得到快乐。

    随着她的又一次紧缩,终于他也达到了顶峰,两人紧拥在一起,长久地接吻,体会对方身体里传来的变化。

    许久,她终于平静下来了,把座位放平,两人就那样躺在座位里。

    他伸出手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好了,可以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吗?

    她抬着头看着他,看着停车坪的昏暗路灯从车窗外射进来,照在他的一张脸上。

    他的脸虽然隐在黑暗里,可是眼睛却那样的明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