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6.玩物

住家野狼2016-9-20 23:52:3Ctrl+D 收藏本站

    [第5章恩怨情仇

    第36节玩物

    俗语话,上得多山终遇虎。

    那一天终于来了。

    王希一手握着方向盘,一边随着车载收音机里的音乐小声哼着。

    路灯下,前方道路旁边出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他的身影就算化成灰,她都认识,老公周冲的,而他身边竟是一个性感而妖冶的身段。

    那女人青绿色短裙下,裸露的雪白而修长的**,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更显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她正挽住老公的手,而老公的咸猪手正摸在她的臀部。

    那女的盈盈一握的细腰和那翅起的圆鼓鼓的臀部,不管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大流鼻血并会有想占为己有的冲动。

    而她任由着周冲在自已的臀部抚摸,仍就一扭一扭地走着。

    虽然女人穿着性感,身材苗条,但跟王希比起来,还是要相差一截的。

    周冲同女秘书刚刚去玩交换游戏回来,由于车子是停在国际广场地下停车场,所以他们沿着小道往广场方向行走。

    只是没料到,刚好就让王希看到了。

    好你个周冲,竟敢在外偷吃。王希是一个高傲的女人,怎么能容忍自己的老公在外偷吃,而那女人比起自己要差多了。

    她本想当场去教训这一对狗男女的,但她忍住了。

    她是有心计的女人,有心计的女人,遇事是会异常平静的。

    她先开车回了家。

    晚上周冲回来。

    一进门,就看到王希穿着性感的情趣睡衣,妩媚地坐在沙发上。

    要是平时,周冲看到老婆雪白的完美身体,高耸柔嫩的双峰在他眼前摇晃着的时候,他便会魂飞魄散、心旌猛摇。

    可是因为今天已经消耗过度,所以他也没啥反应。

    老公王希很暧昧地叫着他,她很少会这样叫他。

    老婆?他心里一怔,只觉她跟平时不一样,再看她妩媚的神情,更是一惊,莫非她今晚想要了?

    过来嘛。

    这……他有些犹豫,还是坐到她身边。

    王希主动靠在了他的背上,她的胸顶着他的背,要是平时这种诱惑,他早就顶不住了。

    老婆,我去洗澡了。他现在只想找借口逃。

    王希,一把扯住他,然后她的细手,就抓向了他的下体,软绵绵地。

    怎么,都硬不起来,莫非在家里你吃不饱,还要在外面偷吃?她似笑非笑地问。

    老婆,我没偷吃。周冲马上紧张起来,连忙否认。

    是吗?她的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里面疲软的小弟弟,没有太多的反应。

    老婆,我先去洗澡先。周冲连忙挣脱她,跑进房间,拿起衣服,又非常地冲进了浴室。

    王希鄙视地笑了笑。

    神呀,快点硬起来。周冲在浴室里拼命搓着小弟弟,想激起它的反应。

    它总算抬起头。

    你一会一定不能软呀。周冲一想到软字,没想到,小弟弟就真的又软下去了。

    周冲在浴室里很久才走出来。

    老公,进来。王希在房间里呼叫着他。

    他极不情愿地走了进去。

    来嘛,男人。王希妩媚地叫着,并露出了一条洁白的大腿。

    老婆,我……周冲硬着头皮跳上了床。

    没有二分钟,它就软了。

    老公,我要。她又开始套弄他的小弟弟。

    救命呀……周冲内心痛苦地祈祷着。

    ……

    露露咯吱咯吱地踩着爱玛妮高跟鞋,跨着奢侈品中的高档品sv包,走向她的办公室,一路上,员工们都向她问点头哈腰张总好,但她却不理不睬,径直走上楼梯,这些人都是她的员工,对待员工是应该有一定架子的,不然不能让他们臣服。

    她一路昂首挺胸的走着,冷不防,迎面下来一个人,低着头与她正好撞了个正着,露露大叫不妙,她的头和身子顺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惯性往后倒,这摔下去,断几根骨头倒没事,要是摔破了她引以为傲的脸蛋,那不是叫她去死?

    露露花容失色。

    这男人手脚倒是麻利,他往前两步赶紧熊抱住了她,正两脚踏空的身体后倾的露露,就被他这么一抱竟悬在半空中,胸部挤压着他的胸膛,可见这家伙用了不少力。

    被这男人这么冒冒失失地一抱,身为本公司经理的她岂能容被人如此无礼,她当即就怒了,还没看清这男人之前就说:没长眼啊?

    对不起,张小姐,我只顾走路没看到你一个磁性的声音,她抬起头一看,此人她见过,正是鬼手的助手阿明。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

    咯咯露露见是父亲的朋友,她掩嘴而笑,姿态迷人你来这做什么呀。

    同张总裁,商量一些业务。

    哦

    然后阿明就此别过,匆匆走了。

    阿明在这里出现,看来嗲d又准备在股市上对付陈天豪了。

    ……

    老曾也在别墅区买了一栋别墅。

    最高兴的当然是文文了,因为老曾说钥匙是归她保管的。

    她原本是一个贫困的女大学生。

    后来机缘巧合下认识了老曾,在老曾强大金钱同物欲的诱惑下,她就跟了他。

    对外就宣称是老曾财团的女秘书。

    文文今天逛街购物回来的早,一开门,打开灯,整个客厅亮了起来,走进这豪华而整洁的客厅,就让文文如释重负般地找到了一种家的温馨,这里不再有勾心斗角,不再有尔虞我诈。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放下了累赘的lv包、踢掉了逢场作戏的高跟鞋,光着脚丫走向自己的卧室,准备躺在自己又大又软的温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但越靠近她的卧室越感觉不对,房门开着,难道她出门前没关门吗?而且里面居然还亮着灯,她觉得有些蹊跷,马上想到老曾回来了。

    近了,她突然听到了似乎有不堪入耳的声响,女人发出的那种叫声,她明白,她急忙走了过去,推开了门,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曾一丝不挂,竟与一赤身祼体的女人正真刀真枪地,而且是在她的床上,上演这令人喷血的激情一幕。

    她惊的是老曾居然把女人带到家里来搞,还在她的床上搞。

    老曾,你。文文很是气愤。

    文文,你回来了,在外面等我,借你的床用一下。老曾一边喘气一边无耻地说,根本没在意她的感受。

    文文脑海里一片空白,她彻底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个玩物。

    他玩腻的时候,就会把自己扔到一边。

    你!文文忍住没有哭出来,她心中满是委屈、痛苦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