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1.变态

住家野狼2016-9-20 23:49:56Ctrl+D 收藏本站

    [第5章恩怨情仇

    第31节变态

    张昆正在五星级的大酒店里招待着鬼手、助手阿明等几个人。

    鬼手一行再次出现在本市,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陈天豪来的。

    鬼叔,有劳您再度出手,教训一下陈天豪了!张昆举起酒杯,很客气地说。

    就算你不请我出手,我也会对付陈天豪的。鬼手的神气已经大不如前几年了。

    他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曾输给了陈天豪。

    ……

    伟哥,我们喝点酒吧。包间里,文文提议着。

    在茶庄里喝酒,阿伟有些尴尬的表情。

    不过他还是顺着她。

    他按了服务铃,很快,年轻的女服务员就走了进来。

    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有红酒吗?

    有的。

    原来茶庄还真是有酒的,服务员另外拿出了一张酒水单,他看了看,向服务员点了一瓶路易十六。

    二人举杯畅饮,文文好像不胜酒力,没喝上几口已经是满脸红霞了。

    喝酒后的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阿伟不免有些心动。

    每次跟文文在一起,阿伟就想起小洁的。

    她跟小洁当年的生活方式很相像。

    隔壁包间,忽然传来一些异样的声音,似乎有女人在小声呻吟,紧接着,伴随着就是一阵又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这些肉麻的声音,对于经历人事的成年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它像醉人的音乐一样敲击着文文的耳鼓,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感觉面红耳赤,逐渐有了反应,觉得身体胀鼓鼓的只想上厕所。

    呵呵,大白天的,在这里干上了,阿伟只觉得好笑。

    她从卫生间出来时,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细润白晰的肌肤、姣美娇媚的芳颜、高耸肥嫩的**、盈盈一握的纤腰、丰满突出的翘臀,足以迷倒众多的男人。

    这小妮子,还挺好看的。阿伟不由惊叹,然后他也上了卫生间。

    他前脚进卫生间,还没有来得及关上房门,她后脚就跟着进去将他一把抱住。

    啊!文文!阿伟轻轻挣扎了几下,便动情地搂住了她的脖子。

    只见她粉脸通红,娇靥流满了香汗,媚眼翻白,樱桃小嘴也哆嗦不已,她将自己早已耐不住寂寞嘴唇盖了上去,阿伟闭上了眼睛,配合她吻了起来……

    王希回家时,周冲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怎么这么晚回家?

    再晚也没你平时晚!王希显然被他的话激怒了。

    周冲立马不再出声,两人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无谓的争吵。

    或者这就是没有深厚感情婚姻带来的必然结果。

    周冲觉得自己越来越变态,他开始喜欢阅读黄色书刊或浏览黄色网页,每当看到妖冶迷人的荡妇们搔首弄姿情景,骚淫毕露的荡态和勾魂夺魄的场面,他的**就像一团热切的火焰般在体内燃烧着。

    当老婆雪白的完美身体,高耸柔嫩的双峰在他眼前摇晃着的时候,更是使他魂飞魄散、心旌猛摇。

    然而她的冷淡,却让他根本得不到满足。

    他脑海里想到的都是其他女人,张岚、女秘书、甚至是嫂子。

    他总是对女人雪白肥隆的**感兴趣,并不失良机地用炽热的目光对陌生女人进行猥睨。

    每当看到影片中男猪角在公共汽车上对性感女人进行抚摸侵犯时,他竟怦然心动。

    只是由于他相貌英俊,处处显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的变态行为不容易被别人察觉。

    王希因为性冷淡无法满足丈夫日益膨胀的**。

    自从周冲沉迷于阅览黄色书刊后,便只能在思想上对她的身体进行肆无忌惮的蹂躏。

    而对于王希来说,她嫁给周冲并不是因为深爱他。

    她需要的不是物质上的满足,更不是丈夫**上的占有。

    他表面上的体贴和关心是无法让她心灵上得到安慰的。

    浴沐后的王希相当性感,浅色的上衣不能把她的丰满胸部完全收藏,黑色的长裤紧紧将她的结实的臀部包裹,她的身材无可挑剔,她的大腿浑圆丰盈,小腿又直又长,平直光润的肩膀,不粗不细的脖子,一头平直顺滑的披肩发,显得气质非凡。

    他一下子就看傻眼了。

    老天赐给自己这么美的妻子,可是她却是个性冷淡。

    王希洗完澡后很快就上床睡觉了。

    甚至没有跟他打声招呼。

    她对自己冷若冰霜的态度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周冲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客厅走来走去,很是郁闷。

    他又到书房,打开电脑,偷偷打开了色情网站,视频中男女主角暧昧缠绵时的画面,那种惊心动魄、令人**的场景,顿觉让他无比亢奋。

    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他推门钻进卧室,一把将睡得迷迷糊糊的老婆的衣服脱得精光,将自己强壮的身体紧紧压在她身上。

    沉重的压力几乎让王希喘不过气来,周冲的舌头不由分说地伸进她的嘴里,强行进入她的身体后,就在老婆洁白的**上使劲扭动和摇摆。

    王希感到下身钻心的疼痛,他试图用手推开他,立即被他的双手抓住,她的嘴里像含了一只苍蝇,直想呕吐,可嘴巴被他死死地堵住无法动弹。

    于是,她放弃了所有的抵抗,无助地平躺在床上,任凭丈夫在自己身上变态地施暴,直到他像杀猪一样发出一声嚎叫后,她才摆脱开他的纠缠。

    同老公的性生活,对她而言,索然无味……

    张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里,这几天露露查账,作为物流部副经理的她,想尽办法置身事外,但她知道,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

    她打开家门,立马就发现光头张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等她。

    你怎么又来了?

    等你啊。

    我不是说过,没有我同意,不要随便上来吗?她有些嗔怒。

    我都把你当作老婆的了,我不可以上来,谁可以上来呀。光头张嬉笑着,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谁是你老婆。张岚红着脸,便将挎包放在客厅沙发上,进卫生间洗澡。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她洗完澡穿着一件睡衣出来。

    透过薄如蝉丝的睡衣,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满园春色,她的秀发有些湿润,脸色红噗噗的,一副春潮荡漾的姿势着实迷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