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4.赌局

住家野狼2016-9-20 23:47:25Ctrl+D 收藏本站

    [第5章恩怨情仇

    第24节赌局

    ……

    碧水山庄度假村,室内玫瑰温泉池。

    阿伟杵在门口,心里有些慌乱,他抓着门把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转动门把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老曾上身赤膊,趴在皮套的单人床上,身上盖着一件白色浴巾。

    一个娇柔妩媚的按摩女,一丝不挂的匍在他后背上,浑身上下涂满了亮晶晶的润滑油。

    结实饱满的双峰,两颗粉嫩的豆豆,泛着诱人的光泽。

    按摩女四至八叉,趴在他身上,像条游动的毒蛇,晃动着胸前的佩雷,压在他涂满了润滑油的后背,上下左右摩挲。

    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阿伟顿觉口干舌燥,他禁不住咽了咽口水,怯怯道,曾总,我,我来了。

    老陈让阿伟接待老曾,尽量满足他的**,因为新机杨招标,没有他的大财团支持,是很难跟鼎盛斗的。

    老曾张张嘴,像是刚睡醒,打了个哈欠,让按摩女继续在后背工作着。

    小杨呀,过来这边坐,说说你们的计划。老曾从旁边椅子上拿起一条雪茄,点燃,慢悠悠地吸着。

    阿伟坐在老曾的旁边,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方案,这次机杨招标,没有一定的实力,是很难争取下这一项目的……

    嘿嘿!老陈半眯着双眼,小杨呀,小姐手势不错,你也试试,边试边聊。

    这……好吧。阿伟也不好拒绝,躺在了另一单人床上。

    房间里有电话,老曾打了电话到总台,没多久,一个羞答答的女人,款款走了进来。

    先生,把上衣脱了吧。少女羞答答的,纤细的玉手,搭在纯白色浴袍上,丰满的鹅形脸蛋,一片绯红,垂着头不知所措的摸样,真是惹人怜爱,应该是刚做这行不久的。

    哦阿伟很不好意思,脱了上衣。

    呵呵,小杨上,男人挣了钱就要享受。老曾笑了笑。

    少女在阿伟后背涂满了亮晶晶的润滑油,然后羞答答的褪去身上的衣物,顿时两团浑圆的丰肉跳了出来,红晕中心的粉嫩,晃的人眼花。

    然后她慢慢地匍在他了后背,他立马就有了反应。

    曾总,我们继续谈我们的项目吧。阿伟怕自己把持不住,连忙开始商谈项目。

    先享受,先享受。老曾已经闭上了眼睛,在享受着按摩女的**时刻。

    晕。

    这一个上午,阿伟被按摩女按得**大起,还是未能同老曾好好商谈到招标项目。

    ……

    阿伟觉得自己好像不够份量同老曾谈招标项目一样。

    可是老陈又指定是他负责这一项目,这么大的工程,老陈交给了他,可见老陈是多么重用自己呀。

    阿伟这时想起了老曾的女秘书文文。

    他开始有些后悔没留下她的电话号码了。

    老曾既然在山庄同享受着其他女人的服务,那么文文应该就还在酒店中。

    阿伟立马就开车去了酒店。

    他按了昨晚她的房间,里面没反应。

    他又按了昨晚老曾的房间,里面有了声响,果然她昨晚是在老曾房间里过夜的。

    门打开了。

    看见是阿伟,她怔了一下。

    怎么,来看我啦。她接着妩媚一笑。

    她今天穿的很随意,一套松垮居家服饰,显得有些慵懒,白皙的脖颈,饱满的双峰,纤细的腰肢,高翘的肥臀,还有那双修长的大美腿。

    我请你吃顿饭吧。阿伟说。

    好呀。她也不拒绝,也不另换衣服,只是从房间里拿了一个女性手袋,就跟着阿伟下了楼。

    两人的包间里,阿伟点了菜。

    她坐在旁边,甜甜笑着,胸前饱满的浑圆,两团丰肉间,诱人的深壑,差点就令阿伟身陷其中。

    她单薄的衣服上,两颗凸起的豆豆是那样显眼。

    这小妮子还真是开放,出门都不戴文胸的。

    杨经理,你不单只是约我吃饭吧。她的笑容尽是妩媚。

    也想向你打听一下曾总的喜好。阿伟不敢正视她的目光,转移了视线,不经意间,瞥过她紧夹的美腿。

    即使是在昏暗的地方,那一双大白腿,仍是十分耀眼。

    他赶紧再次转移视线。

    男人的喜好,你不知道吗?她笑了笑,白皙的脸蛋上,爬上几缕绯红。

    菜谱上齐了,阿伟给文文倒了小半杯红酒。

    杨经理,为了庆祝我们相识,干一杯吧。她大大方方的举起了酒杯。

    两人对碰了一下,她一饮而尽。

    看来这妹纸,酒量还行的。

    以后叫我阿伟就行了。

    还是叫杨哥吧。她坐到他身边来了,夹着一块菜,放到了他的碗中,尽是暧昧。

    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味,令阿伟有些迷醉了。

    两人又碰了一杯,却不想酒水飞溅,洒了她一身都是。

    我给你擦擦,阿伟慌忙抓起纸巾,无意识的伸手搭在她的大腿上,一手抓着纸巾擦拭着她的美腿。

    你是不是故意弄湿人家架?她娇娇欲滴,靠在了他的耳根下。

    真是诱惑。

    阿伟连忙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假如她不是老曾带来的人,说不定,阿伟就拿她泄火了。

    现在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对她有非分之想的。

    给我留个号码吧。她拿出了手机。

    阿伟拿起她手机输进了自己的号码,同时又用她手机打了自己的手机,保留了号码。

    酒吧里!

    五彩的闪光灯在跳跃,狭小的酒吧空间,烟雾缭绕。

    空气中夹杂着呛人的香水味,汗臭味,以及狐臭的味道。

    舞池里,几十个性感妖艳的女人,疯狂的扭动蛇腰,尽情的摇摆着娇躯,吸引男人的注意。

    阿伟随意挑了个靠角落的吧台,召来侍应生。

    给我来一扎啤酒吧!

    他已经很久没泡过这种场合的酒吧了。

    但文文约他出来,他没法拒绝。

    ……

    陈天豪同老曾另有节目。

    有钱人在一起,最喜欢就是打赌。

    老陈,我们合作多年,你也知道我的脾性,在这次合作之前,我想跟你打个赌。

    怎么个赌法?

    如果阿伟不被文文诱惑到,我就立马调动重资过来支持你招标。老曾对陈天豪说。

    好,我就跟你打这个赌。如是我输了,我的新跑车,就送给你。陈天豪同老曾碰了碰杯。

    ……

    杨哥。妩媚的文文,右手端着一高脚杯,咬了咬性感的嘴唇。

    盈盈动人的眼眸,抹上一层浅蓝色的眼影,使眼睛显得更大。

    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简单的t恤,露出白皙香肩,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点点光泽。

    下面搭配一件灰白色超短牛仔裤,纤细的大腿,裹着一双神秘的黑色丝袜。

    两人碰了碰杯。

    接着来。文文嘴角一挑,绽放出甜美的笑容,闪亮的八颗贝齿,裸露在外。

    呵呵,好,陪你。两人坐在昏暗的角落里,几乎贴在一块,你一杯,我一杯,狂饮起来。

    文文身上散发的青春活力,感染了阿伟。

    她的青春活力,让他突然又想起了小洁。

    杨哥,我漂亮吗?文文嘟着小嘴,昏暗的灯光下,湿润的小嘴,星芒闪烁。

    阿伟笑了笑,没有回答,要是小洁还在世,杨捷又没失踪,那该多好呀。

    来,我们再来一杯。阿伟给两人都斟满酒,举起酒杯。

    人家才不要跟你干杯呢!这么多,喝醉了,你会欺负人的。

    呵呵,你随意吧。阿伟自己一口闷了。

    你有心事吗?文文忽然问他。

    文文酒量虽然不错,但一沾酒,那张绝美的脸蛋,立马就红彤彤的,跟熟透了的苹果似的,令人恨不得捧着她的脸蛋,狠狠咬上一口。

    多少个男人,碰到她都会有非分之想。

    而他在她面前,竟然显得无动于衷。

    有时候,生活不如人愿呀。陈伟又喝了一杯。

    曾几何时,单纯的她也有过自己的梦想。

    可是生活所逼,她最终走上了傍大款这一条道路。

    表面上风光无限,私底下,她却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扭动身躯,只为博得大款的欢笑。

    她突然发现他跟别的男人不同。

    两人喝了很多,差不多快晕的时候,他扶着她走出了酒巴。

    他拦了一辆的士,把两人送回酒店。

    她的酒店房间前,她妩媚地问:杨哥,要不要,到里面再交流交流。

    他笑了笑,摆了摆手,摇摇晃晃地走进了电梯。

    还有不吃腥的猫?她醉熏熏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

    阿伟走下酒店,正要打的回家的时候。

    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原来是张岚打来的。

    其实还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张岚打来的,只是刚才在酒巴,他未曾留意到。

    小岚,什么事呢?阿伟有些醉意了。

    你喝酒了吗?我想找了谈谈。张岚说。

    自从上次后,她已经很久没见过阿伟了。

    阿妮说找个时间帮她约阿伟的,可是她实在等不及了,她今晚就想见见他,好好同她聊聊,

    好啊。在哪里谈?阿伟现在有些倦意,只想找个地方睡觉。

    你现在在哪里?你开间房吧。电话那边的张岚,脸上一抹绯红。

    好的,那我开房了。你要喝酒吗?

    喝点吧。

    阿伟走到附近的另一间酒店,开了房。

    其实他早已经迷迷糊糊的,他又还叫服务员拿来了两瓶红酒。

    张岚未赶到时,他抱着红酒就已经睡着了。

    张岚的电话吵醒了他,他迷迷糊糊的开了门。

    阿伟他开了门,她立马上前抱住子他,眼泪已经不自主地流了出来。

    不哭,不哭。此实的阿伟,只知道自己抱的是女人,就象征性的安慰了几句。

    她关上了门。

    你的酒。他把红酒递给了她。

    压抑好些天,她还真的想好好喝点,她接过了酒。

    然后他就坐在了地板上,背部靠着床椽。

    她也坐在了地板上,靠在了他的身边。

    也许他只有醉了,才会同自己如此亲近。

    张岚打开了红酒,给两人各倒了一杯。

    迷迷糊糊的阿伟同她碰了一下,又开始喝了起来。

    你喜欢的女人是谁?她问。

    我喜欢……

    ……

    她一觉醒来,看见落地窗帘上映照着白光,知道已经天亮了。

    他还和衣趴睡在旁边,她回想起昨天晚上情形,虽然和他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她感到自己的眼睛跳得非常厉害,以为是睡眠不足,便轻轻起床,穿着宾馆里的一次性拖鞋走进卫生间,想用热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洗洗漱完毕,她回到卧室。

    他已经起来坐在床上,才想起来昨晚是同她喝酒了。

    他摸摸自己的衣服,确定,昨晚除了喝酒外,两人什么也没做。

    他勉强地笑了笑:你睡醒了?

    嗯!

    昨晚睡得好吗?

    嗯!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他去卫生间刷牙、漱口回来,两人收拾停当,用早餐卷在宾馆餐厅吃完早点后,便去服务台退房了。

    他做事很细心,她对他很有好感。

    如果这样一个体贴入微、富有理智的丈夫那该多好呀。

    坐在出租车上,一路上,她无心欣赏车窗外的景致,却陷入了沉思。

    她其实在他那双渴望的眼神里读懂了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可没有想到,他在**面前,表现出那样的沉着冷静、镇定自如。

    借你的肩膀倚靠靠。她脸微红,靠在他的肩上,她居然有一种谈恋爱时才有的感觉。

    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他多么希望这辆车一直行驶下去,没有终点。

    走下车,她极不情愿地分手。

    看着她走进了小区,他才叫司机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

    车上,他暗骂自己说:送到嘴边的绵羊都不敢吃,真是有病!

    张岚走进小区,想起昨晚她问他:你喜欢的女人是谁?

    她没料到他竟然回答:喜欢小洁,喜欢王希,喜欢阿妮……

    阿妮?杨伟跟阿妮是什么关系?这是阿伟喝醉后的胡言乱语吗?可是她突然觉得之前阿伟看阿妮的眼神很是暧昧。

    明天又是值班日~·有时间就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