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8.王姐归来

住家野狼2016-9-20 23:44:53Ctrl+D 收藏本站

    [第5章恩怨情仇

    第18节王姐归来

    嗲d,我准备回国了,到时接我。老陈的女儿佳佳在电话中兴奋地同他通着电话。

    好啊,好啊。老陈十分的高兴。

    很多年没见,不知嗲d现在怎么样了。通话电话后,她在自己的卧室那间浴室里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一件薄薄的丝质睡衣,倒在卧室里那张酥软的大床上。

    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套装,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她的脚背很丰满,脚趾纤细白嫩,齐肩的碎发,甜甜的笑容,不知又要迷倒多少众生。

    王姐提着一些点心从外面回来时,看见女儿穿着一件睡衣,容光焕发地从卫生间走出来,便问:佳佳,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吧,明天就回国了。

    处理好啦!我很挂念嗲d了。

    佳佳,如果,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妈咪跟你嗲d离婚了,你会跟谁?王姐问。

    怎么会离婚?妈咪、嗲d是最好的,我也不会让你们离婚架。佳佳从身后抱住了王姐。

    佳佳回卧室穿好衣服,用电吹风将头发吹干后出来,妈咪已经在桌上替她放好了早点,笑吟吟地在旁边看着她。

    妈咪,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似地。

    我在想,回国后,你就好好找个本国的有为青年结婚算了,不要跟那些老外在一起!

    妈咪,你就别操这份心啦,我心里有数。佳佳撒着娇。

    王姐呵呵地笑了两声,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就去自己房间收拾东西了。

    ……

    光头张约着周冲在餐厅喝着酒。

    两人包了一间房。

    自从周冲跟王希恋爱后,他就很少出席那些风月场所。

    你这气管炎,还没结婚就怕老婆。光头张鄙视着他。

    呵呵,老婆是老虎,顺从她啦。周冲很是得意地笑着,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用得着去找小姐?

    少说废话。干了。光头张举起了酒杯。

    干是可以,你记住不要酒后驾车。周冲同他碰了杯。

    自从光头张离开鼎盛后,工作时时不顺,最气的是自己的情人竟跟杨伟谈恋爱了。

    好的,杨伟那小子,老子想做了他。光头张已经有些微醉了。

    杨伟!周冲提到杨伟,他也有些郁闷。

    王希同杨伟关系好像不错,周冲都不知萌生了多少醋意,他上次在广场碰到杨伟,完全是以一种胜利者的姿势,特意叫他参加自己的婚礼。

    杨伟那家伙,专门抢别人的女人,兄弟,你可不能输给他呀。周冲拍了拍光头张的肩膀。

    我不会输,我不会输。光头张喃着,酒气已经上脑。

    光头张颤抖着拿出手机,打了张岚的电话,没接。

    兄弟,我该走了!光头张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要不,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光头张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房门口。

    一个男服务员将他扶下了楼,并把他扶进了一辆出租车。

    张岚在房间里,一个人喝着一杯红葡萄酒,不胜酒力的她内心萌发出了春情的渴望。

    现在她看到光头张的电话就来气,所以根本不愿意接他的电话。

    自上一次单独和杨伟坐在一起,她心里一直有一种火烧火燎的感觉。

    当她靠在他肩膀上,贴着这个男人强健的身体,闻着他身上的体味,她的**迅速上涌。

    当他抱住她时,她有一种说不出的羞涩和兴奋。

    唯一可惜的是,这个男人还没有完全占有她。

    她仰躺在床上微闭双眼,尽情回忆着他们之间的暧昧情怀……

    阿妮这些天,心情都不是太好,心里总有一种压抑感,她回到家中,果果已经睡觉了。

    老婆,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老公见这么晚才回家,不免有些担心。

    我去朋友家了。阿妮随便说了一句,然后拿起衣服就去洗澡。

    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

    不用了,吃过了。阿妮草草地在卫生间洗完澡,出来时发现老公已经躺在床上了。

    老婆,快过来。老公色迷迷地看着她。

    她知道他的意图。

    她关了灯,坐了一床边。

    老公立马想头狠扑了上来,把她按倒在床上。

    老公一向都是兴奋过头,持续不长。

    在丈夫看似强烈的攻势下,她配合他,装作兴奋得娇哼连连……

    一切平息下来之后,传来了丈夫均匀的鼾息声。

    他们每次完成家庭作业之后,她都很难入睡。

    今天晚上,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脑海里不时闪现着阿伟的影子,想像着阿伟同张岚可能已经缠绵在一起了。

    她睡不着,走出了房间,将客厅的电灯打开了。

    老公懵懂地在床上翻着身,半闭着惺忪的睡眼,问:这么晚了,不睡觉,还瞎折腾什么啊?

    口喝了,喝杯水。

    哦他说完,翻身背对对着她,没多久,他又呼呼大睡了。

    阿妮拿起手机,打了张岚的电话。

    妮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呀。张岚躺在床上,也还没入睡。

    嘻嘻,问问你最近跟阿伟进展得怎样啦。阿妮试探着。

    还行,他还算不错。张岚是一种害羞兼幸福的语气。

    嗯,好啦,不妨碍你休息啦,阿妮挂了电话,她关了客厅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阿伟心里空荡荡的,虽然做了一次正人君子,却一点也不高兴,回到家后,他就开始后悔了,因为对下体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他都奇怪自己是不是改变了。

    这两年来,他作风正派,对人热情,口碑比较好,深受同事们的尊敬和爱戴。

    自然也吸引住了恒丰很多靓女同事的目光。

    但他一直同其他女同事保持着距离。

    除了重遇阿妮,重新燃烧激情外,他都没接触过女人了。

    张岚给他的印象还不错。

    他想起她风情万种的神态,以及她那细长的柳眉、漆黑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柔软饱满娇润的樱唇和线条优美细滑光洁的香腮,以及她那饱满富有弹性的酥胸,就感到血脉喷张、心经动摇。

    怎么那晚自己没有继续下次呢,还要半夜离开呢?他都想不明白了。

    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自然又想起了张岚。

    这时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是老陈打来的。

    陈叔,怎么了?他奇怪地问。

    王姐要回来了,女儿也回来。电话中,老陈是一种奇怪的语气,既有点兴奋,却又有点其它复杂的情绪。

    哈,那是好事呀,一家团聚呀。

    你能不能同我一起去接她们?

    可以呀,几时去接?阿伟答应着,心里却想,怎么回事,接老婆、女儿还要我一起?

    明天下午五点的飞机。

    好的,没问题。

    第二天下午阿伟出发的时候,老陈又变卦了。

    老陈在家里亲自收拾着东西,他要阿伟去接她们母女二人回来。

    其实老陈是怕见到王姐,不知怎么面对她。

    阿伟开着车到了机场。

    同王姐约好在机场酒店门口等。

    路上却塞车了。

    他匆忙赶到酒店门口时,看到了一位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少女,亭亭玉立地站在大酒店门口。

    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闪耀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衬托出一个女大学生的婀娜妩媚;修长窕窈的好身材是那样的青春诱人;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如同皎月一般。

    这样一个活脱脱的美人胚子,在粉红色的街灯下散发着迷人光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