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5.两个小家伙

住家野狼2016-9-20 23:39:24Ctrl+D 收藏本站

    [第5章恩怨情仇

    第5节两个小家伙

    他一只手轻轻将她扶着平放在沙发上,另一只手掀开她的裙子,伸向大腿,抚摸着她潮水泛滥的领地。

    她闭上眼睛,鼻息咻咻,呼吸急促,炽热的娇躯配合着他催情地扭动起来。

    他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眼中露出炙热的光芒。

    他吐着粗气,嘴从她的酥胸上离开,然后一路向上,滑过香肩,掠过颈项,吻向耳垂,伸出舌头在耳朵里舔吸一阵子,顺着她的耳背,滑向了她的美丽脸蛋,再滑向她温润的红唇,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唔……她喉咙里发出一声嘤咛,主动伸出香舌迎合它,纠缠它,与它纠缠。

    他嗅到了她身体上散发着的芳香,感到了她嘴里的香甜,两条舌头疯狂地挑逗和缠绕着。

    窒息的热吻,让他们暂时忘掉了一切。

    他已经迷醉,完全沉浸在激烈的狂吻之中,她的香舌灵活柔软,滑腻的在他口中搜索。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嘴唇终于分开。

    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手将她的连衣裙脱掉,一具美丽的**,随即跃入他的眼帘。

    她春光无限,胸前颤颤巍巍,平坦而又光滑的小腹线条优美,雪白的大腿笔直修长,双腿间那片神奇的地方充满了诱惑。

    他再次伸出手,在她酥胸抚摸和揉搓。

    一路向下,他的手掌温柔地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滑动,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抚上了她雪白的美腿。

    她的**已经被这温柔的男人点燃,嘴里娇哼着,娇躯颤抖着,扭动着,她的双腿很自然的分开。

    她那神秘的地方,散发出诱人的芳泽,她再也控制不住的潮热,粘腻的感觉让她难受,喉咙发出含糊的呻吟声。

    他再也控制不住了,解开自己的皮带,脱掉自己的裤子,朝她瘫软的娇躯上扑了下去……

    一股强烈的快感让她兴奋到了极点,她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亢奋,这个雄性动物给她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充实感。

    他也舒爽到了极点,强烈的刺激袭遍全身,他象一个荷枪实弹的战士,一次又一次地向敌人阵地发起猛烈地进攻。

    她娇喘着,呻吟着。

    这种雌性动物仅有的声音,一次次地点燃了他的**和激情,激发起了他的斗志,超强的刺激让他整个身体爆发。

    突然,一股热流从体内喷涌出来,在她的体内扩散,快感达到了极点,他眼前一黑,感觉有一丝眩晕。

    暴风雨终于停息了。

    他大汗淋漓地靠在沙发上,她的头无力地靠在她的胸腹上。

    他拍了拍她的香肩,说:快去卫生间洗洗,然后把衣服穿上。

    他脸上似乎有些怜惜,她从中扑捉到了一丝开心和满足。

    嗯。她点了点头,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尽管这个男人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才和她走到一起的,但他的年轻强壮的确让她得到不少满足。

    她在卫生间里将自己身上的汗水和污垢清洗干净,用一块毛巾擦干身子,对着镜子简单地打扮了一番,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地,容光焕发地从里面走出来。

    他已穿好衣服,并将一张银行卡放到茶几上,待她走进他身边,一把将她拦进怀里,将她放到自己腿上坐下来。

    这就上一单子的酬劳,你帮我,我也不会亏待你的。他顺手将放在茶几上的卡拿起来,交到了她的手里。

    里面又是十几万的分成。

    张岚也暗中帮助光头张调动物流部的资金去赚取其它资金了。

    她也没推辞,把卡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

    就是她应得的,她背叛了张昆,她总要为自己的后半生准备充足资金。

    ……

    自从小洁车祸,小孩又被抢走后,阿伟一直很自责。

    两年过去了,他还是放不下,他一直四处寻找小孩,也请私家侦探调查,一直没小孩的消息。

    他常常回到那别墅区外静静地站着,回忆起在这别墅里的短暂而快乐的生活。

    这别墅这两年一直空置着,院子里都长了杂草。

    阿伟今天再回到别墅时,突然发现院子的杂草被除掉了,有泥土被翻动的痕迹。

    王希回来了?

    少爷?你发什么楞啊?你几时来的?进来不?大小姐回来了。兰姐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阿伟回过神来,两年不见兰姐又苍老了少许,头毛上已经长出了一些白发。

    兰姐,你们回来了?阿伟问。

    前天回来的。

    哦,王希可好?

    大小姐就在别墅里,进来不?王姐打开了院子大门。

    不了,我有事先走了。阿伟转过身,准备离去,他想到小洁同孩子的事,他很是自责。

    他不敢见她了。

    你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王希当年的那句话还像一把剑深深插进他的心里,每次想起,都让他觉得呼吸不畅。

    你就这样走了?身后忽然传来了王希那娟娟动听的声音。

    阿伟转过头,就看到穿着浅色裙装的王希正站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上。

    她像一个优雅而高贵的公主,正看着他。

    她还是那么青春靓丽。

    进来吧!兰姐又叫了一声。

    阿伟转过身,走进了别墅里。

    别墅里的家具还如同二年一样的摆设。

    这时旋转的楼梯,传来轻轻地脚步声。

    阿伟抬过头来,宽敞明亮的楼梯上,他看到了她傲人的身材,她那一身黑色的套裙制服紧裹下那副魔鬼般的身姿。

    她迈开穿着黑色的丝袜的美腿轻轻地走下了楼梯。

    如同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这两年来,她早就原谅了他。

    ……

    同本市区相隔二百多公里的粤西乡下,在乡下一栋三层高的楼房里。

    赵姨当年的管家王妈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脸蛋红扑扑的,十分稚气。

    小男孩正扒在地面上玩着一辆很大的玩具车。

    自从二年前,离开张家公寓后,她就带着小男孩回到了这里。

    夫人交待,以后都不要再回市区了。

    小男孩穿着短衫短裤,他的右大腿外侧有一颗黑色的胎痔。

    两年来这抬痔长大了一点。

    王妈。门外传来一个稚气的声音,是邻居家的小男孩。

    果果,放学啦,快进来。王妈站了起来,走到门外。

    门口站着一个妇女同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叫果果,四岁了,背着个小书包,正被年轻的母亲从幼稚园接回来。

    妈,我要同小弟弟玩一会。果果对着他的母亲说。

    这是一位身材仍然丰满,韵味十足的女人。

    王妈,有劳你照顾一下果果啦。女人说。

    阿妮,放心啦,让果果陪我家童童玩。王妈笑着说。

    阿妮接过果果的书包走回了自己的家。

    阿妮姓陈,名兰妮。

    正是当然杨伟的女邻居。

    童童看到果果十分的高兴,他稚气地叫着:哥哥。

    王妈看着这两个小家伙,突然觉得他们的鼻子长的有点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