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5.小洁车祸

住家野狼2016-9-20 23:36:27Ctrl+D 收藏本站

    [第4章意志与实力的较量

    第35节小洁车祸

    晚上十点多后阿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还带着满身的酒气。

    又喝酒了。小洁皱了皱眉头,给他调好了热水。

    阿伟洗完澡就径直进了房间。

    小洁穿着洁白的睡裙躺在他身边,双手环抱着他。

    阿伟,跟你商量点事。小洁有些担忧地说。

    嗯他应着,双眼却闭上了,忙了一整天,又被客户灌了好多酒,他都累坏了。

    宝宝快满月了。我们先到乡下躲避一段时间吧。小洁很忧虑。

    没见阿伟回答。

    她抬起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蠢猪!她嘟起嘴,小声骂了一句,然后也躺下,等他明天睡醒了再同他商量吧。

    小洁难以入睡,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在了她的心头。

    临近天亮时,她总算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阿伟醒过来,看着身边的她像只温顺的小猫,他在她的小脸上轻轻亲亲吻了一下,然后就起床、洗脸上班了。

    上午的工作很快就搞掂。

    阿伟坐在电脑前,想到了要给小宝宝取个名字了,突然灵机一动,就叫杨捷吧,捷与洁同音,包含小洁之义。

    嘻嘻,他很高兴,于是立马给小洁打电话。

    小洁醒来时已是九点多钟,发现阿伟已经不在身边了,一脸的郁闷。

    这时她接到了姐姐王希的电话。

    小洁,我今天过去看你。王希电话里说。她这两天有些心神不定,所以还是决定飞过来看看小洁。

    她决定如果阿伟不带小洁去乡下,她就接小洁到上海。

    听到姐姐过来,小洁当然开心了。

    通完电话后,她兴奋地哼起了小曲。

    她吃过早餐抱着宝宝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阿伟打来了电话。

    小洁,我今天给宝宝取了个名字。阿伟电话里非常地兴奋。

    什么名字呀?小洁非常好奇,她侧着头夹住手机,同时逗着小家伙。

    杨捷,捷是敏捷的捷。

    捷,洁。小洁明白了阿伟的心意,立马嘎嘎地笑了。

    小有名字咯。她用手逗了逗小家伙,小家伙也笑了。

    阿伟,我们到乡下先住一段时间吧!宝宝快满月了,我还没见过你父母。小洁顺便同阿伟商量着这件事。

    好啊,那就明天回去吧,我今天把手头的事处理完,然后请几天假。阿伟同意了。

    通完电话,小洁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想到要回乡下,应该去买点东西。

    兰姐,我出去超市买些东西,明天回阿伟乡下,你带一下小宝宝。小洁对着兰姐喊。

    好的。小洁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从小洁手中接过了小家伙。

    小家伙突然就哭了。

    不哭,不哭。兰姐逗着小家伙,奇怪了,平时小家伙不是最喜欢跟自己抱的吗?怎么突然就哭了?

    小洁换了套衣服,就开车离开了别墅。

    出别墅区的时候,小洁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小车。

    有点眼熟,但她不敢确定是不是昨天偷拍她的那辆车。

    她不管它了,她加快车速往市区开去。

    市区的大街上的车辆很多,小洁驾驶跑车,像一只白色的甲壳虫一样,在茫茫的车海里飞舞着。

    她突然从车镜上看到后面跟来的那辆黑色小车。

    她心里一阵紧张,真是跟踪自己而来的。

    她加快速度,想甩掉它。

    前方是一个十字路口。

    刚好是红转绿灯,小洁加快了速度。

    突然,一辆大货车刹车失灵,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从另一边,越过双黄线,迎面朝正向行驶的车辆扑来。

    轰地一声巨响,小洁甚至还没来得及惊叫,就失去了知觉。

    视频记录着小洁的跑车从车道上飞起来,在空中翻了几个优美的弧线,刺耳的金属落地声再次响起,扭曲变形的跑车重重的摔坠在后面的汽车上,又弹回到地面。

    大货车就像一头发怒、嘶吼着的怪兽,仍疯狂地朝后面的车辆撞了过去,撞车的声音如放鞭炮那样噼里啪啦地炸响,一场连环车祸发生了。

    车祸现场惨不忍睹,有的车被撞散了架,七零八落,有的车干脆被大货车从头顶上碾过去,成了一块大饼。

    随着一声声惨叫,到处是血肉横飞,血肉模糊……

    嚎叫、呻吟、吵杂声响成一片。

    有人报了警,有了打了120,很快交警、救护车、记者都赶来了。

    车祸现场七零八落,伤者被被救护人员从一辆辆严重变形的车里拖了出来。

    小洁被拖出来时,已经满身是血,医护人员见她还有一些微弱呼吸和心跳,立即替她戴上氧气罩,采取了紧急救助措施,抬上了担架,随另外几名受伤者一起送上了救护车。

    随后,急救车闪着急救灯,鸣着长长的救生笛,风擎电弛般地驶向了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

    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门口停靠了好几辆救护车。

    医生、护士和家属手忙脚乱地将一个个重伤者从车上抬下来放到推车上,送进急救室进行抢救。

    众多受伤者中,有的手臂、双腿被碾断了,有的脑袋被碰了几个大窟窿,有的身子被挤压变形,有的气若游丝,有的甚至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已经断了气,一个个全身沾满鲜血,血肉模糊。

    ……

    交警给兰姐打来了电话。

    兰姐按完电话,整个人都懵了。

    过了好几分钟,她才想起要给阿伟打电话。

    阿伟在接到兰姐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单位宿舍午休着,得知小洁出了车祸,犹触电般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声惊叫道:你……你说什么?

    兰姐重复了一遍:小洁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

    阿伟像发疯了一样,跳下床穿好衣服,冲出卧室,打的奔向医院。

    一些伤者家属和看热闹的人将急救中心围得水泄不通,几名交警站在一旁维持秩序,那些做全程跟踪报道的记者们,手拿相机对着人群和救护人员拼命地拍摄和采访。

    来到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时,看着一个个受伤者缠着绷带,一些缺胳膊少腿的,痛苦的呻吟的样子,他吓得双腿发软,都快站不住了。

    也不知小洁是死是活。

    后来从一名交警口中得知手术室里还有几名危重患者在抢救。

    从交警的登记名册上他看到了小洁的名字。

    小洁已经被送到了手术室抢救了。

    王希下飞机时,也接到了兰姐打来的电话。

    当她得知小洁车祸入院的事,整个人都呆了,差点昏厥过去,也不知她是怎样去到医院的。

    王希赶到医院时,阿伟正焦急地站在手术室门前徘徊着。

    手术室门上一个红灯闪亮,电子显示屏上显示出手术中三个字大字,这些东西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两人一见面,立马就抱在了一起,他扶着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小洁生死未卜,王希脸色苍白,阿伟面如死灰。

    手术进行了好几个小时。

    手术室门口的红灯熄灭,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一名身穿白大褂,一只耳朵上挂着一个大口罩的中年医生走出来,问:你们谁是王小洁的家属?

    医生,我是王小洁的姐姐,王希就像是在汪洋大海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凑上去,问:我妹妹的情况怎样了?

    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摇摇头,一脸无奈的样子……

    话还没说完,王希尖叫一声,身子摇晃了几下,瘫软在地。

    站在她身边的阿伟,已经呆滞,根本没意识将她扶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