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4.宿命

住家野狼2016-9-20 23:31:49Ctrl+D 收藏本站

    [第4章意志与实力的较量

    第24节宿命

    进来吧。张昆挺着肥大的肚子,一手牵住了她的小手,把她扯了进房里。

    然后他赶快将房门关紧。

    然后他牵着她的手,坐在了沙发上,靠得很近。

    她的脸有些红,悄声说:张总,你叫人家过来是为了什么?

    很久没有见面了,想问问你在新的岗位还习惯不?张昆拍了拍她的手背。

    感谢张总栽培。张昆的话忽然让她有一丝的感动。

    张昆轻轻地摊开她的手掌心,用食指轻轻地在她的掌心里打着圈圈,她感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正传导到她身体的其它部位。

    然后她就躺在了他的怀抱里。

    从年龄上看,张昆都可以做她的父亲了。

    可是他们却是那么情意缠绵。

    她的外貌比起小洁要逊色几分,但女人味还是有的。

    她今天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吊带连衣裙,她的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娇嫩。

    吊带裙的开胸很低,露出大半个雪白娇嫩的**,中间的乳沟很深,凸出的**若隐若现。

    她的裙摆只盖住了大腿,紧紧包裹住肥翘的臀部,黑色的长统丝袜紧紧地裹在娇嫩的大腿上。

    他尽情地欣赏着躺在自己怀抱里的这个美人儿,摸得他心花怒放,急得他口水直流。

    她轻叫一声:张总……

    他知道她的意思,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了卧室……

    张总,你是不是常常玩女人的?她娇气地问。

    我玩什么女人啊?通常都是女人玩我。张昆把她放倒在床上。

    你很坏呀!她撒着娇。

    会撒娇的女人最会激起男人的疼爱之心。

    张昆一下子就想起了会撒娇的小洁。

    张总,你在想什么呢?她用双手勾住了他的颈部。

    他回过神,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嘴角似笑非笑道:干嘛穿得这般性感?难道是想勾引我咩?

    此时此刻,他的眼睛已经穿透了她的半透明的黑色吊带连衣裙。

    哪有?明明是您叫我过来的。她一副委屈的样子。

    哈哈他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的大手直接抓向了她的雪白娇嫩的**,把中间的乳沟挤得变了形。

    呃!她忘情地叫了一下。

    他十分满足,然后很快就掀起了她的裙子……

    阿伟这些天,不停拨打着老曾的电话,都打不通。

    王姐的手机也一直关着。

    公司最近也乱成了一团,因为恒丰的客户从小道消息知道,有一批客户提前撤资了,其他的客户害怕恒丰真的倒闭了,就相继来恒丰要求撤资。

    为此老陈都躲了起来,专心带着他的团队继续拼杀在股市中。

    鬼手的出现,真是干扰了他的计划,虽然他躲过了他的重击,但他希望从股市中赚取资金解困的计划还是被推迟了。

    国际花园是个大项目,前期需要投资方源源不断的输送金钱。

    目前他股市赚取的资金勉强够还银行到期的利息,但却无法应付不断要求撤资的投资女。

    稳定人心是很重要的。

    如果大客户能重新出现,其他那些小客户自然就会安心留在恒丰了。

    可是目前老曾在哪里了呢?

    阿伟真是不知道。

    就算知道,他又如何能劝得动老曾重新出手挽救恒丰呢?

    要是王姐还在就好办了。

    此刻远在异国他乡的王姐,正漫步在江边码头上。

    宽阔的江面上,水流湍急,漩涡四伏;一条条巨大的船只,拉着长长的汽笛就要从这里启航;一座雄伟的钢索大桥在江面上腾空而出;沿江两岸的建筑物巍峨壮观。

    有人在江边垂钓,有人在那里散步,有人忙碌着从这里经过。

    她一个人坐在江边的一块石阶上,望着远去的江水心潮起伏。

    女儿在这边有自己的工作,没有经常陪她。

    平时她就一个人在附近闲逛着。

    每当一个人闲逛的时候,她就不由想起了往事。

    想起了同陈天豪一起度过那么多个日日月月。

    还记得他们恋爱时,他第一次带她到江边看夜景。

    城市的霓虹灯闪烁出耀眼的光芒,洒落在湍急江水里,形成了万道霞光。

    他们来到一个僻静处坐下来,显露出一丝纯洁的光芒。

    他主动地搂着她的细腰,他的手渐渐伸进了她的衣服,轻抚着少女那娇嫩雪肤。

    她紧张得全身发抖,用手护住自己衣服,说:我们还没结婚,不可以这样的,你别……别这样!

    他似乎没有听见似地,继续在她的衣服里摸索着,爱抚着。

    她娇美如花的小脸羞得通红,他感觉到她的身体是多么的玉滑、柔软和娇嫩。

    于是,他全然不顾她的羞涩与自尊,一双大手继续在她的衣服里游走。

    他的手拨开她那雪白柔薄的乳罩,在她起伏不停的丰满的玉女峰上抚摸。

    她感到一丝酥麻般的电流迅速从自己峰顶传来,逐渐流遍全身每一寸肌肤。

    她柔弱地躺在他怀里,渐渐感到一种空虚,她的呼吸变得有点急促,从她翘美的小瑶鼻里,一翕一合地吐气如兰,她的柳眉微皱,在晕红的娇靥上,表露出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的娇态……

    自此,他们频频幽会,两人的感情逐渐加深。

    他们婚后,生活十分美满,然后有了女儿,然后他的事业又节节攀升,他成了鼎盛的总裁,一切是那样的美好。

    可是,有一天祸从天降,一下子,他就坐了牢。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她饱尝了人情的冷暖。

    出狱后,满以为夫妻两人同心协力,东山再起,没料到又陷入了色情陷阱……

    难道这一切都是命吗?

    ……

    阿伟也给王希打了电话。

    没想到竟然打通了。

    阿希,你在哪里呀!找了你好久。阿伟很兴奋。

    你找我,是想质问我撤资的事吧。王希电话语气中非常地平静。

    她一下子提醒了阿伟,当初他不停打电话给她就是想问她为何要出卖恒丰。

    他差点都忘记了。

    王希,我……阿伟突然不知说什么了。

    我们以后还是少见面吧。还有,小洁是个好女孩,你要珍惜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王希突然挂了电话。

    阿伟呆呆地拿着电话,似乎听明白,又似乎听不明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