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7.没有快感

住家野狼2016-9-20 23:28:51Ctrl+D 收藏本站

    [第4章意志与实力的较量

    第17节没有快感

    恒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为了资金周转,陈天豪把一直颇有收益的恒丰物流变卖了。

    买家是光头张的人,一统本地物流的愿望,他终于做到了。

    当然这都是秘密操作的,张昆也不知情。

    又是一天,盈利科技开盘后,股价再次封停在涨停板位置上。

    这次又是鬼手直接封停的,因为现在散户及其它财团对这股关注度越来越高,都想介入分一杯羹。

    在这种环境下,再打压只会使自己受损。

    鬼手就顺势把它封停再封停,因为要拉高后再好出货。

    陈天豪还有没有潜伏在这股?他也说不准。

    因为连续几天,没有迹像看出陈天豪对这股有任何操作的迹像。

    ……

    鼎盛集团的美女真是多。要身高有身高,要样貌有样貌。

    但周冲高傲的心态,根本没有把她们放在心里。

    倒是两个女人,他一直抱有幻想。

    一个就是老板的亲女儿张露露。

    另一个就是常在鼎盛出现的王希了。

    今天王希又来鼎盛了。

    她娥眉秀目,高鼻巧嘴,那皮肤嫩得能滴出水来,她下面穿了一条灰牛仔,上面穿着一件深蓝体恤,显得格外干练。

    她的牛仔是那种七分裤,下面露出光洁的小腿,脚穿着高跟凉鞋,她本来就腿长,这么一打扮,就更显得身材苗条而丰满,两条腿笔直而修长,紧绷绷的臀部不大不小,肥瘦适中,简直是太完美了。

    王希的出现,马上引来鼎盛许多异样的目光,有男同事贪婪的,也有女同事嫉妒的。

    王希当然明白了众人为什么惊讶,脸现出两朵红云,更加鲜艳。

    当周冲在张昆办公室前看到她时,看得都傻掉了。

    他的眼睛在她身上梭巡着,恨不得刺穿那层布。

    他的眼睛在她的光洁的小腿停留,目光顺着小腿往上爬,那个最神秘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真的是神秘了。

    他的傻样,让王希忍不住甜甜一笑,然后对他眨了眨眼。

    她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淡淡的眉毛显出一丝淡淡的调戏。

    娇小的鼻子,性感的嘴唇,一笑起来,脸上露出一对小酒窝。

    她身材高挑,细细的腰,早把周冲彻底迷住了。

    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时,王希已经走进了张昆的办公室里。

    门虚掩着,周冲忍不住穿过门缝看去,她正翘起脚,侧坐在张昆办公桌前,张昆则色迷迷地盯着她丰挺的胸部……

    ……

    张昆破天荒地回了赵姨所住的别墅。

    老爷,夫人在房间里。王姐说。

    张昆点了点头,在沙发上稍坐了一下,就走上楼梯,往二楼房间走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上过这里的二楼了。

    赵小曼今天穿了一套窄裙,上衣是粉色衬衫,风韵而娇美,她正准备出去。

    张昆推开房门时,她正弯起修长的美腿,脱掉拖鞋,准备换上跟鞋。

    可是,还没等她换上跟鞋,他便猛地拥住了她,高高地抱起,走进了卧室。

    他的**好像一下子被激起了。

    而且,他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他再也把持不住,而迫不及待地想要发泄一下,只想狠狠地去亲近她。

    到了床边,他重重地放下她,猛地压住,重重地揉弄起了她的两峰酥乳。

    她的酥乳忽然的涌起一浪浪的波涛。

    赵姨被他突然抱起起,心里一惊,不过很快就发现了是自己的老公回来了。

    她心里本来就有气,所以连忙地按住他的手,有些生气地说:别,这样不好。

    他仿佛没有听到,依旧狂乱地撕扯着娇妻的衬衫,亲吻着她的脖颈,和红唇。

    不要啊。她连忙地护住自己的酥乳,避开了他的亲吻。

    她的反抗只会更加激起他的**。

    他重重地抚弄着、和抓揉着她的酥乳。

    她的酥乳深深地凹陷,又高高地隆起,隐隐地不禁有些胀痛。

    连忙地,她抬起双臂,用力地抵住了他的双肩。

    他肥胖的身躯,全身是肉,像座山,重重地压住了她。

    任凭她娇柔的力气是没法推开的。

    来吧,不要反抗了。他松开她的酥乳,紧扣住她的手腕,深深地压进被褥。

    他用力地,顶开她的美腿,他深扎下头,痴狂地亲吻起了她的脸庞,和脖颈。

    她有些憋闷,一对挺拔的酥乳,被他重重地压着,仿佛两盘熟柿子似的。

    他完全毕露出自己的猥琐和淫邪,抓起她的衬衫,猛地扯开,裸露出了一线深邃的乳沟,和纯黑的乳罩。

    他的急切,让她异常反感,这是什么?没有任何招呼,就要同她那个,这是强奸吗?

    她紧紧地护住酥乳,她瞪了瞪猫似的双眸,训斥似的说:别碰我。

    怎么不能碰?他淫笑着,撩起她的美腿,摸进了她的窄裙。

    哎呀。她惊叫了一声,连忙用力地扭了扭肥臀。

    可是,她的丝袜和内裤还是被他从短裙里拉了出来。

    流氓!她连忙腾出一只素手,紧紧地按住了包臀的短裙。

    我是妓女吗?你想要就要。她心里满是恨意。她便挑了挑直眉,娇喘着说:我还没准备好。

    还用准备什么!他紧握住她的脚踝,深深地压下,翻起了她的肥臀。

    她的长裙,顺着美腿,滑落到了她的腰间,隐隐地裸露出一抹淡淡的羞红,和一簇浓浓的墨黑。

    她惊叫了一声:不要呀!。

    她连忙仰起身,狠狠地推了推他。

    他紧扣住她的素手,贪婪地舔了舔,样子十分地猥琐。

    她猛地蜷起美腿,忍不住地想要狠狠地踹开他。

    可是,老公毕竟是老公。无论怎样,她也踢不开腿。

    她的两弯美脚,嫩白,而骨感,透过浅灰的丝袜,泛出一抹淡淡的肉色和珠玉般的光,微微地颤了颤。

    他便急急地退去裤子,紧拥住她,高高地抬起,又重重地落下起了紧绷的屁股……

    完事后,他呼呼地大睡了。

    赵姨内心十分地复杂,同他那个时,她没有任何的激情。

    她虽然很寂寞,但他的粗暴、冷漠、野蛮让她没有任何的快感。

    她知道他休息好后,就会无情地离开这里,留下孤寂的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