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6.王希撤单

住家野狼2016-9-20 23:28:26Ctrl+D 收藏本站

    [第4章意志与实力的较量

    第16节王希撤单

    郊外月亮闪着柔光。

    河滩上,阿伟牵着王希的小手,两人赤脚走在浅水区里,借着江边河堤上传来的微弱灯光。

    是王希主动提议要来河边的。

    小洁今天已经出院了,又同兰姐搬回了王希为她们租好的那个小区。

    光头张、张昆这些天,也偶而来看望一下小洁。

    也没怎么交流,留下了一大堆的补品。

    小洁出院后,王希感觉轻松了点,就约阿伟来河滩了。

    两人在河滩走着,王希不时停下来,捡起河滩上的石头,然后又扔进水里。

    微风吹来,吹得她的裙角飘飘。

    阿伟很享受着这种感觉,尤其是陪着他心怡的女神。

    王希年轻貌美,体态丰韵,气质很好,有一股成熟女人独特的魅力。

    她皮肤细腻白嫩,身材苗条而丰满,肤色白如初雪,脸蛋儿白里透着红晕,一对丰满的大胸部,一颤一颤的,令许多好色的男人垂涎欲滴。

    阿伟当然也是其中的一个。

    阿伟,你喜欢我吗?王希忽然转过头,甜甜地问阿伟。

    阿伟一愣,然后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有点吧。

    那你同露露呢?王希又问道。

    露露……阿伟有些尴尬,也有些伤感,露露是他心中的痛。

    你不打算跟她复合吗?她可是大美女喔。王希接着说。

    我们已经不可能的了。阿伟说回答,虽然有些伤感,但却是他的心里话。

    他自从**走出鼎盛大门后,他就发过誓,此生不再做小白脸了。

    露露高贵美丽,不是他所能享受的。

    最主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再爱她了。

    好啦,我们回去吧。王希笑嘻嘻地,主动牵住阿伟的手,走上了河堤,回到了小车上。

    去哪里呢?阿伟问。

    你不邀请我去你家坐坐吗?王希满脸的笑意。

    美女主动开口到自己家,阿伟当然求之不得了。

    就这么说定了。阿伟立马答应,生怕她反悔。

    王希发动了车子。

    途经一个大型超市的时候,她停下车,走进去买了些东西,有零食,也有几件衣服。

    ……

    阿伟的宿舍房间里,她穿着一件玫瑰红的小吊带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挂的是空挡,隐约看到丰满的胸部的轮廓。

    透过薄薄的睡衣,感觉到她身体的渴望和充满诱惑的体香。

    阿伟感到一阵眩晕,两人轻轻地一吻,然后离开,片刻后,再次猛烈地狂吻,大约过了2分钟,感觉快要窒息,才不得不分开。

    然后他的吻象雨点一样密集地落在耳垂和脖子,这两个地方可是特别敏感的。

    她发出了娇滴滴的呻吟声,逐渐变得娇喘吁吁了。

    阿伟将她一把抱起来,放到了宽宽软软的大床上,就站着看着她。

    自从上次跟他有过那么一次后,她开始接纳他,她觉得自已不那么拒绝男人了。

    她躺在床上轻轻扭动着身体,眼睛依然一眨一眨,充满了挑逗。

    暗红色的灯光下,她两条雪白、光洁的大腿几乎完全暴露在眼前,她那无比丰满的臀部,在红色的睡衣下异常野性。

    阿伟急忙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像一直饥饿的狼,见到一只雪白的羔羊那样扑了上去……

    一切都恢复平静之后,两人**着身体抱在一起。

    她的头发很凌乱,忽然他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子。

    怎么了?他抱住她,轻声说。

    她摇了摇头,她想起了自己可怜的母亲,男人都是不可依靠的,他也会是那样的男人吗?

    你会是一个好男人吗?她看着他。

    我当然是好男人。阿伟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高翘鼻子,其实他心里有些慌。

    她破涕为笑,她相信了他,她的脸上泛起了阵阵红晕。

    阿伟再次吻着她的了脸庞,她的眼泪咸咸的。

    两人再次亲吻和拥抱在一起,他们的身体也再次重叠和翻滚在一起,共同践踏和蹂躏平铺在他们身下那张酥软的大床上那条洁白的床单……

    他的心里已经完全被她占据。

    美好的日子总是一闪而过,激情过后,阿伟又联系不上王希了。

    一天下午,阿伟回到恒丰公司。

    发现公司员工在议论纷纷,似乎出什么大事了。

    怎么了?阿伟问了老陈的女秘书才知道。

    国际花园工程因为拖欠工程款项,工人们罢工了。

    这件事经媒体报道后,政府方面立即发来警告,要恒丰在规定时间内还清欠款。

    另外,更震动恒丰员工的是,恒丰的大客户王希把投资在恒丰的钱抽走了。

    她是大客户,她当然有这个权利,但是却是在恒丰最艰难的时候。

    大客户的抽资,引起了连锁反应,其他一些客户也纷纷要求撤资。

    另外有传闻,说恒丰将面临倒闭危机。

    啊!王希带头撤资了,这不是要恒丰的命吗?阿伟立马打电话给王希,还是打不通。

    阿伟想不明白。

    然后他走进了老陈的办公室。

    老陈正坐在办公室里,平静地吸着烟,出奇地平静。

    阿伟不得不佩服他的淡定了。

    陈叔,王希她把钱撤走……阿伟停顿了,连他自己都不知想说什么。

    她是张昆派来的人,一早设计好的了。老陈淡淡地说。

    啊!阿伟惊讶地张口嘴,根本不敢相信。

    老陈打开了手提,找出了那张同王希亲密暧昧的图片,那张老陈舔着王希脚趾的相片……

    老陈连那样的图片都拿出来给阿伟看了,是因为他看出了阿伟对王希的爱慕。

    ……

    霓虹灯闪耀着粉红色的光芒,投洒在异常安静的街头。

    大街上,偶尔有一辆汽车经过,徒劳地鸣喇叭尖叫几声,疾驰而去,就像人们往平静的水面上扔了一颗小石子,掀起阵阵涟漪,昙花一现之后,逐渐恢复了宁静。

    刚刚下完雨,有点凉,一阵轻风吹来,阿伟顿觉有些寒意。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心寒了。

    他将手插进裤兜里,低着头,往家的方向前行。

    尼玛的,没张眼睛吗?阿伟被人撞了一下,紧接着传来粗暴的骂声,同时他闻到了一股臭臭的酒味。

    阿伟抬起头来,看见两个小混混扶着一名醉鬼,那个醉鬼正朝他咆哮。

    阿伟丝毫没有在意,他现在很失落,心里空荡荡的,无心和这些混混纠缠。

    那名醉鬼以为阿伟心虚了,反而更加来劲了,摇摇晃晃地窜上去,拽住阿伟的衣服,嘴里喷着浓浓的酒气,大声嚷嚷:快跟爷爷道歉,不然废了你!

    阿伟心里本就憋了一肚子气,正想找个地方练练拳脚,松松筋骨,没想到这几个家伙居然主动撞到了他的枪口上。

    放手!他怒吼一声,一把将醉鬼推开,醉鬼往后窜了几步,同伴也没扶住,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你找死!其他两位混混见自已同伙被推倒,立马猛扑过来,想要教训阿伟。

    还没等靠近阿伟,一个就被阿伟一脚踢中腹部,一阵剧痛,人已经趴倒在地。

    另一个脸上、身上已经劈里啪啦地连中几拳,他还没来得惨叫,就鼻孔出血了……

    阿伟从他们身边径直走过,身后地上那3条扭动的身体发出惨叫和痛哼的声音,在茫茫的夜色里显得分外刺耳。

    更新完这一章,头晕晕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