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6.筹帷幄3

住家野狼2016-9-20 23:21:41Ctrl+D 收藏本站

    [第3章**陷阱

    第36节筹帷幄3

    王姐很晚才回到家里,家里黑着灯,老陈还没有回来。

    她呆呆地坐在客厅里一夜,等老公一夜,可是这一夜老陈还是没有回来。

    她带着疲惫的身躯去公司,秘书告诉她,陈总已经一早电话里给下属安排好工作,今天没有回来。

    女秘书很奇怪地看着王姐,她非常地憔悴,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神气,但女秘书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

    王姐在公司里呆呆地坐了一天。

    晚上回来家里,老陈仍就没有回来。

    望着冷冷清清的房子,王姐忽然预感到这个家快要破了。

    剩下的几天里,老陈仍然没有回家。

    王姐在公司也没见到他。

    他总是一早回来交待工作任务后就离开了公司。

    王姐知道他在躲避她。

    晚上王姐又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客厅里。

    她深深的懊悔,觉得自己对不住自己的老公。

    突然王姐的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

    她打开,陌生的号码,发来了奇怪地信息:想看诱人的视频吗,打开你的工作邮箱。

    发错了?王姐迟疑一下,还是开了手提。

    打开了邮箱,里面真是有一段视频。

    莫非又是自己的色情视频?

    王姐用颤抖地手点击了视频,视频不是她的,却是自己老公的,视频中老陈跟一个女的在一起,女的头像经过处理,看不到面部,视频中的老陈像头狗那样趴在地上舔着一个女人的脚……

    王姐看着视频就开始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最后就变成了哭声。

    第二天,王姐收拾好行李就离开了家门,离开了这个生活多年的家……

    老陈这几天都没回家,不知道家里的事情。

    王希约了老陈在一时尚酒吧见面。

    老陈应约前往。

    当他在酒吧一角落坐下的时候,却又收到王希的短信,说她暂时有事,走不开,让他暂时自由活动。

    老陈郁闷地叫了两罐啤酒。

    他独饮的时候,却发现对面坐台上,一个穿着性感的美女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她的眼神告诉他,她对他有意思。

    老陈笑嬉嬉地走上前说:美女,有没有空,一起出去走走啦。

    ……

    大酒店108房间里,老陈在床上正和坐台美女玩得兴起,杀得正酣,嘭地一声巨响,房门突然被撞开,冲进几个人来。

    啊……她一声尖叫,急忙用一块毛巾将自己的脸遮住。

    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被几双强有力的手死死按到床上,由不得他反抗,双手已被反扭在身后,双手被反铐上了。

    我操你奶奶的,居然敢上我的马子,你他妈的找死?!一个男青年一击重拳打到他的鼻子上。

    这一拳将他的鼻血打了出来。

    同时他的眼睛也一花,再一黑,金星乱闪。

    只可惜,他的双手被反铐上了,越动手铐拷得越紧,钻心刺骨,疼痛难忍。

    他就算再有本事,也无法施展拳脚。

    被几个壮汉死死地按住,一点办法也没有。

    弟兄们,把这家伙给我往死里打!

    男青年一声招呼,拳头、皮鞋、电棍棒犹如雨点一样,劈里啪啦地落在他赤身**上,所到之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他卷曲着身体,任由这帮家伙击打,体内的鲜血向外喷涌,鲜血染红了床单,他的动作变得越来越迟缓,意志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的身体变得麻木,再也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感。

    ……

    阿伟连续在电脑前奋战多天,劳累的他正趴在桌面上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儿,一阵手机悦耳的音乐声将他从断断续续的梦中惊醒。

    杨帅哥,有空吗,出来见见面啦?话筒里传来了王希柔和的声音。

    阿伟很快就赶到了同王希约定的酒店。

    他在门口等她的时候,却看到酒店门前停车场,有三个西装男子,正拖着老陈上了一辆车。

    老陈双手被反铐着,似乎已经晕边了。

    老陈出事了!阿伟立马就飞奔过去。

    他一脚就把站在车门外的一个男子踹倒在地上。

    车里的另外两名男子,立马就跳下车来,各自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

    妈的,弄死这小子!被踹倒在地上的那男子,爬了起来。

    停车场的争斗,马上引起了路人及酒店保安的注意,有人却拿出手机,拨打110报警。

    那边阿伟已经同三名男子干上了。

    因为对手有刀,阿伟一边与这三个壮汉周旋,一边退到墙角。

    其中一男子扬起手中的匕首,朝阿伟扑来。

    突然,他的下身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命根已被阿伟的长腿狠狠地踹了一脚,便捂着命根,倒在地上打滚。

    去你妈的!另外两名男子举起刀扑了上来。

    ……

    老陈醒来时,他的鼻息嗅到了一股苏打水的气味,他睁开眼睛了,白茫茫的一片,灯光有点刺眼。

    他发现自己身上缠着绷带,动了一下,感觉自己的身子很软,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里是医院,他躺在一间高级病房的病床上。

    他的脑筋开始运转起来,最先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是自己在夜总会演艺大厅里与一坐台美女喝酒、一起跳贴面舞,随后,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然后是被一群人用手铐铐住,将他按在床上一阵殴打时的情景,再后来,自己便什么也记不清了……

    床边放着一张深色的木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只见她趴在床沿上,乌黑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散落在床单上。

    呀,这不是王希吗?她怎么在这里?难道是她把我送到医院的?老陈一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间病房里来的,这丫头肯定是为了照顾他,一夜没有睡好,身体肯定累坏了。

    老陈不忍心惊醒她,只是静静地瞧着她,欣赏着她迷人的睡姿,她的美眸微闭,似乎还沉静在梦中,在她天使般的脸蛋上露出一股少有的清纯。

    天空很晴朗,阳光透过玻璃窗挥洒进来,洒在老陈的病床上,洒在熟睡的王希身上。

    我是怎么被这个小丫头弄到这里来的呢?想起自己赤身**地和被人用手铐铐住暴打时的情景,感到有些愤怒,感到有点羞涩和脸红。

    他心里直犯嘀咕:她是如何从那帮人手里把我救出来,又如何将我送到医院来的呢?

    尽管老陈心里有许多疑问,但还是没有叫醒她。

    王希的美眸动了一下,眉睫扇了几下,伸了伸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发现老陈正爱怜怜地看着她,睡意全无,立即发出一声娇呼:陈总,你醒了?

    老陈问:我在这里躺多长时间了?

    足足睡了一天一夜了。

    老陈动了一下,试图想挣扎起来,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能呆在这里了。

    你身体很虚弱,不能动。王希像一个大人似地安慰他,说:你现在什么也别想,安心养伤。

    老陈无奈的说:国际花园这个项目直接由我负责的,我手里还有那么多工作没有完成。

    露露微笑说:陈总,你尽管放心啦,你公司人才济济,什么事他们都能搞掂啦!

    这时门推开。

    阿伟穿着病人服装,手臂缠着绷带走了进来。

    阿伟,你这是?老陈看着他的样子,十分惊讶。

    是阿伟把你救出来的。王希一边说着。

    哦!老陈虽然还不清楚来龙去脉,但总算知道了是阿伟救了自己。

    老陈又在医院观察了一天,才回到公司。

    陈总,你总算回来了。这几天发生大事了。女秘书着急地说。

    怎么了?老陈问。

    国际花园的工程款,还没到位,建材商,工人等在催款了。女秘书说。

    国际花园的大部分工程款都是老曾出的,这一块由王姐负责。

    去问问王姐。老陈说。

    王姐已经很多天没回来上班了,电话也打不通。女秘书解释道。

    老陈现在才发现王姐也有几天没来上班了。

    他打了她的手机,真是关机了。

    然后他又打了老曾的手机,老曾的手机响了一下,直接挂了。

    他再打过去的时候,老曾的手机也关机了。

    搞什么?他骂了一句。

    晚上他回到了自己家里。

    他还是很气的。

    但是还是要找她问清楚。

    可是回到家里才发现她并不在家里。

    莫非跟那个臭男人跑了?他的怒气又涌了上来。

    他走进房间,发现衣柜里她最喜爱的一些衣服不见了。

    看来真是跟人跑了。

    贱人!老陈骂了一句,满是怒气地坐在床上,目光就落在了她平时用开的那台手提上。

    平时她的手提用完后,都会合上的,现在它上方的盖子却是打开着。

    他走上前,开了机。

    很快他就看到了屏幕桌面的视频。

    他点击了,然后就看到了视频中的自己正趴在地上舔着一个女人的脚。

    老陈呆住了,他知道王姐已经看过了视频内容。

    王姐应该是离开这个家了。

    王姐的确是离开家了,她去了加拿大,去了女儿那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