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4.老陈的宣战1

住家野狼2016-9-20 23:3:55Ctrl+D 收藏本站

    [第2章白脸生涯

    第24节老陈的宣战1

    老陈深夜回到家中,带着满身的酒气,王姐已经睡觉了。

    恒丰资金成立后,他每天都要去拉大客户加盟,所以酒桌是难免的了。

    现在他很后悔同意阿伟去鼎盛了。

    如果有阿伟在,酒都可以少喝点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里。

    被窝里的老婆正裸睡着。

    老陈轻轻脱光了衣服,小心地躺在床边,生怕将她吵醒,最近她老是要求那个,他都腰酸背痛了。

    他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老公,老公。第二天早上,老陈的耳边传来老婆轻轻的呼叫。

    他醒了,觉得身上重重地,睁开眼,发现老婆已经坐在了他的双大腿上,没有穿衣服,露出了两个白白大大的**。

    老公,你昨晚怎么不叫醒我?王姐双手抚摸着老陈的胸部,慢慢往下,摸到了腹部,再往下就到了小弟弟的位置。

    老婆,你不是要见老同学吗?老陈提醒着王姐。

    不急,不急,人家要。王姐抓住他的小弟弟,扯了扯,小弟弟就直了直来。

    王姐抬起屁股就想坐下来。

    老婆,你下面还没湿。老陈想阻止王姐的动作。

    插两下就湿的了。王姐不理老陈,直接坐了下去。

    嗯王姐很享受地叫了一声。

    都说女人四十如虎似狼,这话一点不假。

    老陈只能尽力满足她了,他伸出双手,紧紧揉按着她的**房。

    嗯嗯王姐的忍不住叫了起来,她加快了扭屁股的动作。

    动作加大,刺激加大,老王快受不了了。

    我要射了。老陈大叫。

    忍住、忍住!王姐继续加大动作。

    老陈只觉一阵热流从小弟弟上喷了出来,很快小弟弟就软了下来。

    王姐咬了咬牙,极不情愿地从老陈大腿上站了起来,看得出她还不满足。

    王姐下了床,快速擦试了一下下体,穿好衣服,拿起包说了声:我去上班了就走出房门。

    路上小心。老陈有气无力地说。

    王姐出门后,老陈坐了起来,点燃了一根烟。

    唉,老陈叹了一口气,自己越来越喂不饱她了。

    如果想时间长久,还得借助药物的帮助。

    而这一切都怪张昆。

    如果不是张昆,自己就不会坐牢,就不会度过如此艰难的日子,就不会影响到夫妻生活。

    老陈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雾吐出来,是时候讨回公道了。

    说起两人的恩怨,可谓错综复杂。

    两人是大学的好朋友,毕业后,一起创立了鼎盛资金,当年两人都很年轻,都有活力,克服了重重的困难才将鼎盛打造起来。

    当年一起创立鼎盛的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她就是张昆的老婆,赵小曼,也就是现在的赵姨。

    年轻貌美的赵小曼当年是跟老陈拍拖的。

    只是后来老陈又同女秘书王珊珊,也就是现在的老婆王姐好上了。

    而赵小曼后来也就嫁给了张昆。

    鼎盛越来越好,但鼎盛也有不光彩的一面,在股票投资方面,常常操控股市谋利,另外老陈也常常挪用董事会资金暗中操作,这个秘密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张昆。

    后来张昆告发了老陈,老陈被判了刑,同时也被张昆联合其他股东逐出了董事会。

    狱中的老陈指示妻子,套现了鼎盛属于自己的股份,然后成立了现在的恒丰物流。

    在老陈入狱前还发生了一件让老陈内疚的事件,就是他被逐出董事会那天,心情郁闷,喝了很多酒。

    傍晚他收到风,说警察要来逮捕他时,他晕沉沉地驾着车想逃跑,结果车子撞向了一对年轻的夫妇。

    撞车前,那年轻的丈夫把年轻的妻子推开,经过抢救,丈夫的性命是保住了,但从此得坐轮椅生活。

    另外他还从医生那了解到,那男的可能不能再生育了。

    他因为内疚赔了很多钱给他们。

    而这一切都怪张昆。

    如果不是张昆的背叛,自己就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老陈又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雾吐出来。

    王姐走在路上,感觉下体还有溪水在流,每次都是这样子,**刚被激起,老陈就已经不行了。

    男人呀,你怎么能不行呀。

    王姐今天要去见一位老同学,现在是一个风险资金的ceo。

    恒丰资金就要开始同鼎盛竞争了,她现在要多方面的支持,尤其是资金这一块。

    她开车去了本市的奥维系五星级酒店。

    在一楼的卫生间,她换上了一套连体超短裙,因为在家里怕老陈吃醋,她只是穿了一套普通的便装便出门了。

    酒店三楼,一个豪华包间里,老同学已经在里面等她了。

    一个比较肥胖,秃顶,满脸是肉,脸圆圆的男人。

    年纪跟老陈差不多。

    他也姓曾。

    两人一见面,立马就亲密地握住了手。

    老曾呀,终于盼到你来了。王姐甜甜地笑着说。

    小王呀,我可是非常怪住你呀。对了,老陈怎么没来。老曾摸住王姐的嫩手,色迷迷地看着王姐的丰挺的胸部。

    老曾,我们边喝边聊。王姐使了很大劲想抽出双手,最后老曾极不愿意地才松了手。

    两人坐下不久,服务员就开始把预先定好的酒席摆了出来。

    她给他倒了半杯拉图庄红酒。

    老曾色迷迷地看着她,一饮而尽。

    老曾呀,我们恒丰资金的事,有劳你多帮忙了。王姐甜甜地对老曾说。

    只要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老曾又趁机抓住她的手,在手背上轻轻摸了摸。

    看得出老曾也是色鬼一个。

    老曾的确色,从王姐一进门开始,他的眼睛就没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王姐穿着的是一套连体超短裙,身材异常的丰满,高高的胸部,白皙的皮肤,老曾都口干舌燥了。

    所以王姐的倒的红酒,他是一杯接一杯地喝着。

    几杯红酒下肚,他的脸就红通通的了。

    不好意思,我要上一下卫生间。老曾站了起来,突然就摇晃了,王姐一把扶住他。

    我扶你去吧。王姐说。

    他也没推却,并说:好的,谢谢,真体贴。他的手趁机就放在了她的肩膀下,并且用力揉捏了一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