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22.忘年之恋1

住家野狼2016-9-20 23:3:4Ctrl+D 收藏本站

    [第2章白脸生涯

    第22节忘年之恋1

    两人在山谷木屋一呆就是三个多小时,他们都尽情发泄后才离开木屋。

    赵姨开车把阿伟送回小区门口后,她就开车径直回家了。

    她回到别墅时,王妈还没睡,还坐在客厅里等候着她回来。

    夫人,你回来了,老爷同小姐今晚都没有回来。管家王妈说。

    嗯,知道了。你先睡吧。赵姨放下包,换上拖鞋,就直接回到她的房间。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是这样的生活。

    以前露露还小,还会跟着她,现在长大后,也常常不回家了,这么大的一个家,就只有她同佣人们生活着,她是寂寞及孤独的。

    回到房间,她轻轻地走进卫生间,先洗澡。

    她让热水从她的头上一直往下冲刷着她的身体,她的手抹上沐浴露在身上轻柔地揉着。

    当她揉到私处时,那里转来舒畅的感觉。

    她是很敏感的,经过刚才的欢愉,她已经感到那里有一种新鲜的敏感度,随便碰一下都会刺激她全身的细胞。

    她忍不住轻轻地揉了几下,一边揉着,她一边又想起刚才他的舌头,那种感觉真难以忘掉。

    她抚摸着,直到她觉得她的水夹着他刚才留在里面的东西一起流了出来后,她才用水冲刷那里。

    良久,热水冲刷干净她的全身,她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后,就裸着身走出卫生间。

    来到床上,她轻轻地钻进被窝里。

    她抱着那高高的枕头,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她累了,今晚他让她透支了她全部的精力,她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阿伟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就昏昏欲睡了。

    因为那份计划书还没有完成,他强忍着把它写完。

    哦,真是累呀。他发现赵姨的需求度比露露还要强,他几乎都不能满足她。

    他走回房间,脱光衣服,躺在床上,不用一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阿伟早早来到公司。

    径直走进了露露的办公室。

    露露两天没见到阿伟,一看见他,马上将他抱住。

    然后一把拉着阿伟坐在她的大腿上。

    那感觉,阿伟就像是她的小蜜。

    露露,计划书我做出来了。阿伟很高兴地拿出计划书,想向露露汇报。

    你真的做出来了?露露很惊讶。

    前两天阿伟说要做计划书时,露露以为他闹着玩的,就同意他回去做一份,没想到他真放在心上了。

    阿伟以前就是快递员,对物流有一定的理解,加之王姐常常指导他,自然有一番的见解。

    好,好,我有空就看。露露把计划书放到了桌面上,朝阿伟脸蛋亲了一口。

    阿伟感到很不好意思,在办公室,感觉自己就是个小蜜。

    露露,我先出去工作先,这样被公司的人看到不好。阿伟红着脸走出了露露办公室。

    嗯,下班后吃饭。露露点了点头。

    露露压根就没看计划书,直接把它塞进了抽屉里。

    阿伟走出了办公室,其他办公人员又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小白脸就是那个样。

    阿伟一直努力把自己做成露露的男友,也不是同事口中的小白脸,所以他还是很用心的工作。

    下班后,其他办公人员都走了,整层楼里只剩下露露同阿伟两个人。

    阿伟还在整理着文件,露露轻轻地走进阿伟的办公室,走到他的身边,从后面将他环腰抱住,然后一只手又抓住了他的小弟弟。

    阿伟转身将露露抱到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轻轻地放了她下来,然后温柔地吻着她。

    因为心有愧疚,所以他要卖力地补偿她,满足她,讨好她。

    他轻轻地吻着她的脸,吻着她的脖子。

    然后,他再轻轻地解开她的衣服的钮扣,将嘴唇温柔地亲向她的酥胸。

    露露闭上眼睛,任由着阿伟摆布。

    他一边亲着她的奶,一边慢慢地脱着她的裤子。

    手滑进她的跨下,轻轻地抚摸着。

    她按住了他的头,把他的头按向了下方,她的下面流着清澈的泉水,诱惑着他下去品尝。

    阿伟一路舔了下去,最后停在泉眼里,尽情地吸着。

    下面传来的阵阵舒畅,让露露全心投入到欢爱之中。她太喜欢他了,因为他在这方面完全顺从她。

    最后露露跨坐在他的身上,上下左右扭动起了屁股,直到他射了,她才肯下来。

    她生理得到满足后,饥饿感就来了。

    两人起来穿上衣服,手牵着手去吃东西了。

    阿伟内心好矛盾。

    同露露做那个时,他满脑想到的竟然是赵姨。

    两人简单吃过中午饭后,就回到各自的办公室座位休息。

    阿伟闭上眼睛,又想起了昨晚同赵姨在牛奶泉水中的情景。

    她的手是那样的不老实,她偷偷地从牛奶里滑向他的身体。

    她碰到他的身体后,便滑向他的怀里,他连忙用手抱着她。

    手在她的背上滑滑得,好像怎么样都抱不牢,她将手绕到他的脖子后面,她抱着他的头,将嘴巴压向他的嘴巴。

    他张开嘴迎接着她的香舌,却感到了一股浓浓的奶味。

    原来她在池子里还含了一小口牛奶,奶水随着香舌进他的口里。

    他没任何的拒绝,激烈地吻着,吮着她舌头上剩余的奶液。

    然后他把头埋了下来,吸着浸在奶水中的奶头。

    两人激烈地吻着,她跨坐在他的小腹上,下体压着他的男根……

    感觉实在太美味了,她的经验,她的热情,像一块可怕的磁石,把他的心吸引了过去。

    所以他开始害怕了。

    男人呀,为何总不能控制住自己的下半身。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都处于这种自责同矛盾当中。

    周五的下午,关于物流改革收集到计划书公告出来了。

    有很多份方案,阿伟在上面细细查找却没看到自己的名字。

    我也上交了计划书,怎行没有名字的。

    他去问了负责管理计划书的一个女秘书,女秘书翻查了一遍,说没有看到他的计划书。

    怎么回事呢?

    他走进露露办公室,刚好露露不在。

    露露的抽屉刚好打开着,他一眼就看到摆在上方的计划书,那可是他花了几天做出来的计划书呀。

    露露根本没把它上交。

    ……

    接下来的周一,露露调到了房地产设计投资部,阿伟跟着调了过去。

    阿伟其实不想调过去的,因为他刚熟悉这个部门的运作,也刚好同这个部门的同事有些熟络,但那是露露的意思,他也没有说不的权利。

    同在原部门一样,新部门的同事们都在背后说他,瞧,那个就是小白脸。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