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6.恩怨2

住家野狼2016-9-20 22:51:12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青春骚动

    第36节恩怨2

    翠禾酒楼离工作站很近。

    约定的时间很快到了,出于安全考虑,阿伟陪着老陈过去。

    出发前,老陈在王姐脸上亲了一口。

    小声说了一句,不用担心。

    翠禾酒楼一楼的大厅上,有很多人在饮早茶。

    光头张已经一早在那里等候,他在长厅最东边的角落定了两张桌子。

    他同那个大块同坐在一张桌子上。

    桌子上摆好了三杯红酒。

    三个茶杯,一个茶壶。

    三碟的小食。

    桌子的另一边只留了一个位置。

    另外三个长毛坐在邻近的一张桌子上。

    在他们斜对在靠窗的位置,坐着四个彪形大汉,统一的西服制服,戴着墨镜。

    当阿伟看到这几个大汉时,手心都冒汗了。

    如果真动起手来,自已肯定不够他们干的。

    彪形大汉同光头张是一伙的吗?好像又不像。

    阿伟心里稍稍安心。

    陈叔,坐坐坐。光头张满脸笑容,忽然很客气。

    他的颈上戴着很厚大的金链,右手腕上也是一条金链。

    他黑框眼镜里面是三角眼。他上下瞄了一眼阿伟。

    这时老陈大大方方地坐在了那张椅子上。

    阿伟站在老陈的身后。

    阿伟看着光头张,马上就想那晚跟他一起的那个苹果女孩,红扑扑的脸,裙装,低胸衫的,丰满坚挺的**,纤细的腰,修长的腿……

    光头张恭恭敬敬地给老陈倒了一杯茶。

    光头张身边的那个大块,一言不发,阔脸大眼,黑眉肥腮很是凶狠的样子。

    直说吧。约我出来主要的目的?老陈直接挑明了话题。

    陈叔就是痛快。直说吧,您老年纪也不小了,早点退休,不用这么辛苦。以后你的物流公司我们鼎盛并购了吧。价钱方面……光头张慢悠悠地说。

    没得商量。老陈直接打断了光头张的话,很是坚决。

    光头张一脸尴尬,然后笑脸顿时紧绷。

    看来不来点硬的,老陈是不会屈服的了。

    光头张对身边的大块使了使眼色。

    我操你奶奶的……一直不出声的大块,忽然勃然大怒,嗖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端起桌上的红酒,朝老陈的脸泼了过去。

    老陈眼前一花,红酒已散落一身,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红酒,把他那张面目可憎的脸拉得老长,厉声说:你找死吗

    光头张不屑地笑了笑,扬起手,准备也将手里的酒杯朝老陈砸过去。

    只觉手腕已经被一只手抓住,一阵疼痛,手里的红酒杯被夺了下来,他看到了阿伟那张怒目圆睁的脸。

    啊,不好,有人打架了……在用餐的客人们一阵惊叫声中,另一张餐桌上的那三个长毛也冲了过来。

    突然啪啪几声,三张木櫈子狠狠地砸在了那三个长毛身上,三个长毛被打倒在了地上。

    众人大吃一惊!

    竟然是在另一桌子上的那四名穿着西服、戴着墨镜彪形大汉做的,大汉拿着手中的木櫈子,围了上来。

    那三个长毛在地面上痛苦的呻吟着。

    走在最前面的大汉轻声问老陈:陈哥,你没事吧?

    老陈笑了笑,友好地拍了拍大汉肩膀。

    原来这几个大汉正是老陈刚才电话中找来的帮手。

    老陈坐了几年牢,在牢中交上了一个老大,有了一定的黑道背景。

    那个泼酒的大块,本想反抗,已经被另外三个大汉用小刀子直接顶住了后背。

    姓杨的,赶快放开我,要不然……光头张很惊恐,话音未落,阿伟用力一推,光头男的身子飞出去,重重的撞到近前的那名大汉身上。

    啪的一声,大汉手掌一挥,打在光头男的脸上,发出很清脆的响声,

    你!光头男,捂住脸,眼神满是惊恐,光头男那边的三个长毛,一看形势不对,立刻从地面上爬起,首先跑出了酒店,也许是去搬救兵,也许就此逃跑。

    陈叔,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那些小的不懂事。光头男赶紧掏出一块纸巾,想擦开老陈脸上的红酒,老陈用手档开了。

    老陈自己整理了一下已被红酒湿透的西服上衣,绅士般地耸耸肩,摸了摸光头男的脑袋。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呀,细路仔。老陈用指头轻轻敲了敲光头男的脑袋。

    是,是,是,陈叔说的是。光头男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过来。老陈用手指了指刚才泼酒的那个大块。

    两个大汉立马把那个大块架了过来。大块一声不吭。

    酒不是随便可以泼的,知道吗?老陈很柔和的语气。

    大块一时间,摸不清头脑,呆呆地看着老陈。

    老陈拿起一瓶红酒直接就砸在了大块头上,

    啊大块痛苦的叫了起来,头毛立即渗出鲜红的血液。

    老陈外表慈祥,发起狠来,也是个狠角色,

    光头男,大吃一惊,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头部,生怕自己的头也被砸。

    陈叔,对不起,对不起。光头男彻底害怕起来。

    走吧,今天当作是教训。记得跟张昆说,改天请他喝茶。老陈很有风度地说了一声。

    光头男急忙转身就走,头上渗血的大块也紧跟着他灰溜溜地离开了餐厅。

    老陈口中的张昆正是张露露的父亲。

    当年两个人情同手足,一起打天下,创立了鼎盛基金会,创立了鼎盛集团。

    可后来,张昆从他手中抢走了鼎盛的一切。

    这次老陈重从江湖,可是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

    鼎盛集团32层高气势宏伟的办公大楼里,位于第28楼总经理办公室里鸦雀无声。

    因为就只有三个人在里面。

    一个不苟言笑西装格领的男人,年纪跟老陈差不多,正在埋头批阅着文件,此人正是张昆。

    在他身边帮忙收拾东西的是一位青春靓丽、体态风韵,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裙制服的女秘书。

    在他前面就是低着头站着,一动也不动的光头张。

    良久,张昆把文件交给女秘书,挥了挥手,女秘书便扭着屁股走出了办公室,把门轻轻关上。

    小盛,办事太冲动了。张昆终于开口了,光头张全名叫张盛。

    光头张显然很怕张昆,不敢多出声。

    物流这一块,你先不用管了,休息一段时间,暂时交由露露打理。张昆语气很平和,内容却很有震撼力,叫他休息,意思就是他不再是物流经理了。

    张昆口中的露露正是他的亲生女儿。

    光头张从办公室出来时,完全像一只打败的公鸡,没了神气。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