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3.酒巴初遇

住家野狼2016-9-20 22:37:12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青春骚动

    第3节酒巴初遇

    下午骑着电动车到处派件。

    今天工作量不多,很快就搞掂了。

    下班后,他一个人来到河堤。

    河堤是一个酒巴集中地。

    夜上浓妆,河堤灯红酒绿。

    散落在这座喧嚣都市每一个角落的孤独灵魂,都游动出来会聚到这里,在疯狂的舞曲和酒精中发泄、麻醉。

    阿伟也是这个城市中孤独的一员,除了每天的派件,毫没目的地活着。

    他今天很郁闷,他主要的郁闷不是因为老李突然闯进来,而是自己竟然差点跟近四十岁的女人干上了。

    他的人生轨迹怎么会是这样。

    当年的凌云壮志都去哪里了。

    每次感到郁闷的时候,他就会跑来这里,因为这里似乎可以肆无忌惮地疯狂,可以毫无遮掩地暴露自己的伤痕……

    阿伟走近一间叫夜行者的酒巴,新开的,阿伟以前还没进来过。

    闪烁的灯光,喧闹吵杂地音响,阿伟独自坐在酒吧暗处的一个角落里,看着摇曳的光里那些肆虐扭动的腰肢和屁股,他感觉更加失落。

    阿伟叼起一根烟,点着,然后挥挥手,他知道,只要挥挥手,就会有丰满的碑酒妹,主动过来推销碑酒。

    帅哥,要多少碑酒?一个碑酒女郎站在了阿伟面前,靠在了他耳边,酒巴很吵,所以她要靠在他耳边说话。

    阿伟的脸差点就碰到了她丰满坚挺的胸部。

    碑酒女郎穿着那种红白相间的碑酒服,挺性感,露脐的短上衣,下身是刚包住臀部的短裙,一双修长的长腿,下面一双白色的高跟长鞋。

    阿伟抬起头,竟是她。

    宿舍对面的那个少妇,皮肤好白,瓜子脸,一双杏眼,淡淡的眉,高翘的鼻子,水嫩的红唇,长长的秀发扎成了马辫子,妆有点浓,但却很符合这种场合。

    帅哥,要多少酒?半打,还是一打?少妇又靠近了阿伟耳朵。

    一打吧。阿伟竖起了一个手指,平时他就要半打的,但看到是对面的少妇就要了一打,其实他要喝不完,他来这里只是要气氛,不是真正狂喝的。

    少妇下了单,示意阿伟先给钱,酒巴都是这样,先给钱,再来酒。

    阿伟掏出钱包,付了钱,少妇很高兴地转过身离开。

    因为少妇通常都是半夜才回宿舍的,所以对阿伟没啥印象。

    而阿伟是常常偷窥她的,自然印象深刻了。

    很快服务员就把一把碑酒送到了阿伟面前。

    阿伟四处张望,却不见了那少妇的身影。

    阿伟拿出一罐,喝了一口,冰凉透心,爽。

    阿伟再次扭头张望,无意中随着光束一闪,发现在远处的一桌人中推销碑酒的她,那个邻家美妇。

    短裙下浑圆的屁股,挺迷人的。

    阿伟慢慢欣赏着,要是能和她交个朋友多好。

    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肥胖的男人,估计已经喝了不少,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肥佬醉醺醺地走到少妇身后,一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少妇当场向一边退了两步,把肥佬的手从肩上弄下来。

    看来他们不认识的,那个肥佬是想揩油。

    他奶奶的,阿伟骂了一句。

    那肥佬,一手抓住了少妇的右少臂,另一手就往少妇的臀部摸去。

    少妇不停挣扎,并且呼救,由于酒巴太吵,呼救声也传不远。附近桌子的几个酒客也不敢起来帮忙,只是看着。

    阿伟刚到了这一幕,马上走了过去。

    他一手拍在肥佬肩上,一手抓住肥佬那只不安份的手。

    少妇趁机挣脱了出来。

    死变态!少妇骂了一句,眼睛有些湿湿的,站到了阿伟身边。

    你是哪根葱呀?肥佬转过头,上下盯着阿伟。

    阿伟也看着他,圆头猪脸,大腹便便,满脸通红,全身是酒味。

    你可以叫我阿伟,也可以叫我伟哥。阿伟多年来的介绍对白,竟然习惯性地在这种场合说了出来。

    哈哈,伟哥,我看你像阳萎。肥佬摇头晃脑地大笑。

    你嘴里给我放干净点!阿伟一下子被激怒了,这二十几年来,他最恨就是别人嘲笑他阳萎。

    怎么着,你知道我是谁……那肥佬伸手就想抓住阿伟的胸前衣领。

    **的!阿伟一拳打在了那傻逼的鼻子上。

    啪的一声,那肥佬重重摔倒在地面上,鼻子顿时出血。

    附近的几个酒客纷纷散开。

    阿伟打架可不是吃素的,年轻人打架,才不敢你是谁。

    肥佬挣扎爬起来,满脸鼻血,马上清醒许多,以为阿伟是看场子的,马上说了声对不起就转身跑开了。

    谢谢你。少妇看着阿伟甜甜地笑了一下。

    别客气。阿伟傻傻地笑了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