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美妇

1.偷窥女邻居

住家野狼2016-9-20 22:36:20Ctrl+D 收藏本站

    [第1章青春骚动

    第1节偷窥女邻居

    他姓扬,单名伟。短发青年,25岁的年纪,175cm的身高,体育生的身躯,皮肤有点黑,肌肉也算发达。

    当年祖上家境贫寒,祖辈没出过什么读书人,起这名字时,老爷子,翻开祖谱,刚好是伟字辈,就取名杨伟。

    父母也没上过几年学,更没学过普通话,想到伟大两字,也就没反对。

    这名字伴随他到小学毕业都相安无事,那时其他小朋友的认知水平,也还不会将杨伟两字联想出去。

    除了女老师点名时,会捺奈不住,露出甜甜的笑容外,基本对他的生活都不会有啥影响。

    到了初中就不同了,同班同学的智商忽然就提高到了一个档次。

    每次班上点名,尤其是丰满而娇情的女老师点名,杨伟一出,就会引起班上一阵阵的窃窃私笑。

    这就是长大的烦恼吧,就好比如长大后看到波涛汹涌就再也想像不到大海那样。

    而听到了杨伟就会想到了男人不行。

    女人不能说不要,男人不能说不行。

    为此,他常常成为同学口中的笑料,因为姓名问题,他没少同同学打架。

    现在强壮的身躯估计也是当年一步步打出来的。

    因为长打架,打得凶,慢慢同学们就改称他为伟哥了。

    对于伟哥这称号,他到非常满意。

    从此,伟哥就成了他的御用称号。

    你叫我阿伟吧,或者伟哥也行。这是他自我介绍时的口头禅。

    其实他本性也不坏,如果没有人故意惹毛他的话,

    狗急了也跳墙,家猫尾巴被踩了也咬人嘛。

    不过他读书成绩也行,勉强考了个大专,学的是设计的,但毕业后,没找到本专业工作,就做了个快递员。

    每天的工作就是骑着电动车,投送快递。

    对他而言,工作也不算太辛苦,就是骑车到处逛。

    唯一不爽的,就是钱包总是空空如也。

    房子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只要常常交得起房租,填得饱肚子,他就没有过多奢望了。

    哗哗哗……又是平时那种水流声,对面楼的那位女租客又半夜回来了。

    出租屋的房子,楼与楼之间靠的很近。

    阿伟房间窗子对面那楼住着一位28岁左右的女租客,也不知女租客是什么职业,不过通常都是这个时候,凌晨两点左右就会回来。

    每次一回来,就会传来哗哗的水声。

    水声有时会让杨伟处于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地迷糊状态。

    所以有时他就会很气愤。

    阿伟从床上爬了起来,偷偷拉起厚厚的窗帘,偷窥了一下。

    偷窥是可耻的,偷窥是不对的,但对饥渴的人来说,此情此景不偷窥又是很难做到的。

    就好比让一个饥饿的人,去看守一个面包店,还是一个人看守,还是半夜看守,看守的还是美味的肉包子,不偷吃也是好难的。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对面的屋子,对面是一房一厅的构造,与伟哥房间相近的就是那厅子,厅子的另一边就是房间。

    对面厅的灯关着,房间的灯亮着。

    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房间里的那一位28岁左右的少妇,长相还算可以,皮肤好白,身材还挺丰满的,正洗完澡出来,长长的秀发还是湿湿的,薄薄的睡衣下,两座山峰高耸,山峰间是那洁白的乳沟;下半身没穿长裤,露出了两条修长的长腿,若隐若现是带蕾丝的白色短裤……

    阿伟当场就有了生理反应,心中的怒气一扫而净。

    他正兴奋地想进一步欣赏时,少妇就把房门关上了。

    超,可惜了。阿伟咽了咽口水。

    邻居少妇是做什么工作的?总是大半夜才回来。

    阿伟想了想,再次躺在床上,用被子捂头继续睡去。

    改天买个望眼镜回来,他在被窝里淫笑着。

    这时他又听到了对面房门打开的声音,然后又是晾衣物的声音。

    不过阿伟就不再起来偷看了。

    第二天,阿伟起床,拉开窗帘,又瞄了一下窗户对面,对面窗台上挂着几件衣服,挺性感的粉色内衣,蕾丝内裤,淡蓝色的文胸。

    阿伟咽了咽口水,透过衣服缝隙,可以看到对面少妇的房门还没打开。

    女邻居都是这样,上午休息,下午出去工作,然后一直到凌晨两三点再回来。

    今天天空有些阴暗,有可能会下雨。

    阿伟伸了伸懒腰,然后去洗脸、刷牙,就开始一如既往的工作。

    先回到单位,上午帮忙整理快递,下午派送。

    阿伟负责的这个工作站,工作人员不算多,就五个派送员工,一个主管。

    工作站就是二个百平方的仓库,里面还有两间员工休息房间,一个厨房,一个厕所。

    主管是女的,接近四十岁,姓王,人称王姐,样子一般,很丰满,算是风韵犹存吧。

    走起路来,屁股扭来扭去,婀娜多姿的。

    工作站的上午,通常就只有王姐同阿伟两人。

    因为阿伟是最年轻的,平时都会被王姐叫回来帮忙整理快件。

    王姐一米五六左右,今天穿得有些惹火,一件白色低胸衫,低胸衫子时而椭开出缝口,里面的白色罩儿罩着两边的圆圆滚滚,中间是一道深深沟壑。

    阿伟,快过来帮忙整理物件。王姐招呼着阿伟过去。王姐前面是一大堆散落在地上的快件。

    哦阿伟应了一声,走到她对面。

    王姐就在阿伟对面,蹲着,低着头,一边整理着手中的快件,低胸衫椭得开开的,深深沟壑两边异常的浑圆,而她的这个姿势,更显得异常的丰满硕大。

    好大呀!阿伟马上就感应到小腹下方有了反应,赶紧蹲了下来。

    阿伟的眼睛忍不住直勾勾地盯着王姐那儿。

    王姐抬眼时,他的眼睛赶快转过方向。

    也许王姐已经注意到他在偷看她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诡笑。

    雨淅淅沥沥地忽然就下了,整座城市都要湿透了。

    窗子开着,但还是感觉闷得透不过气来。

    今天的快件不算多,很快就整理好了。

    阿伟本想站起来透透气的,但小腹下有些硬硬的,赶紧深呼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

    王姐站了起来,发现阿伟仍就蹲着,很奇怪。

    怎么了,还蹲着?王姐很奇怪地看着阿伟。

    今天腿有点软,可能是昨天站多了。阿伟慌忙解释道,拿出一包烟,点着,叼在嘴边。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烟草味儿,让人闻着都恶心。

    又吸烟。王姐有些不满,走开了。

    旁边是两间员工的休息房间。其中一间就是王姐专用的。王姐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还好,还好。阿伟深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没出丑。

    几分钟后,小腹下总算平复了,阿伟站了起来,发现双脚都麻了。

    王姐房间半掩着。里面传出电视剧的声音。

    阿伟的休息房间同王姐房间相连着。

    先休息一下。阿伟从王姐房门前经过。

    透过半掩的房门,看到王姐正在床上躺着。

    不知几时,她已经换上了一件粉色的连衣裙,静静地躺着。

    阿伟看到她脖颈下雪白的肌肤,还有,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乳沟……

    阿伟进来看电视呀!王姐呼叫的声音。

    阿伟心里扑腾扑腾地跳得厉害,呼吸都快停止了。

    阿伟走了进去,房间不大,床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床前摆着一台彩电,床边还有一张木椅子。

    阿伟来到床前,不知所措,坐在了木椅子上。

    看你那傻样。王姐扑哧地笑了起来。

评论列表: